第一章 指点江山又不会改变什么

下载免费读
建文四年,南京诏狱。
  “还有七天就可以死了,不错不错,这次穿越到方孝孺的徒孙身上可真是帮我大忙了。”
  姜星火躺在稻草堆上,仰头看着监牢石壁上被他画满叉的自制日历,打了个哈欠。
  姜星火其实是个穿越者,而且他的身上有一个秘密,那就是他穿越了不止一世,而每一世只要不是故意求死,完成九世穿越后他就可以回到现代世界并且永生不死。
  因此,当姜星火穿越到了靖难之役时期,知道了自己的身份后,马上选择原地躺平开始摆烂。
  方孝孺学生的学生,这不是妥妥的“诛十族”内定选手?
  天助我也!
  什么给建文帝献策,什么给燕王当内应,任何能引起历史时间线变动的事情,姜星火都没做。
  只要等着燕王造反成功,进入南京城后方孝孺嘴硬两句,自己就可以速通大明这一世继续重开了。
  “我宁愿什么都不做,也不愿犯错。”姜星火于秦淮河上如是说。
  就这样,经过持之以恒的勾栏听曲,他如愿以偿进入了诏狱。
  进入诏狱后,姜星火发现前辈所言不虚,这里個个都是人才,什么建文逆臣、南军悍将、采花大盗,可谓是应有尽有。
  最妙的是,姜星火还认识了一个人傻钱多的勋贵二代,只要姜星火每日给他上上课吹吹牛,指点江山一番就能拿到足够舒服躺平所需的银子。
  这可真是一份令人惬意的工作,躺着把钱挣了。
  反正自己作为“诛十族”的对象,肯定是死定了。
  在诏狱里指点江山又不会改变什么。
  “砰砰砰!”
  听着铁质牢门在粗暴的力量面前发出阵阵颤栗的声音,正在睡回笼觉的姜星火,迷迷糊糊地用一根手指撑起了自己沉重的眼皮。
  视野中,一个人出现在了他牢门的小窗前,正拍着他的牢门。
  此人年龄不大却肤色偏黑,脸庞如刀削斧凿般坚毅,颌下更是有一把浓密的大胡子。
  这就是那位勋贵二代,据他自己说在建文朝曾经供职于五军都督府,因为灵璧决战时阵前当着数十万大军的面嘴臭燕王,被俘后关进了诏狱。
  足以称得上硬核狠人。
  “姜先生别睡了,该上课了!”
  姜星火懒洋洋地在稻草堆上翻了个身,这才发现阳光有些刺眼,自己从早晨睁了两秒钟眼,一下就睡到了中午放风时间了。
  ............
  此时,诏狱门口。
  无数披坚执锐的甲士,肃立在街道两侧。
  远处一辆九龙玉辂缓缓驶来,披着明光铠的大汉将军们手执华盖、雉扇、羽葆幢、仪锽氅等物侍卫在侧。
  车帘掀起一角,里面坐着一位头戴金冠身穿盘领窄袖黄龙袍的中年男人。
  他神态威严,脸上棱角分明,五官端正且深邃,浓眉下是双眸炯炯有神,不怒自威。
  这名气势逼人的男子,就是永乐大帝朱棣!
  “恭迎陛下!”
  所有甲士跪倒,山呼万岁。
建文四年南京诏狱还有七天就可以死了不错不错这次穿越到方孝孺的徒孙身上可真是帮我大忙了姜星火躺在稻草堆上仰头看着监牢石壁上被他画满叉的自制日历打了个哈欠姜星火其实是个穿越者而且他的身上有一个秘密那就是他穿越了不止一世而每一世只要不是故意求死完成九世穿越后他就可以回到现代世界并且永生不死因此当姜星火穿越到了靖难之役时期知道了自己的身份后马上选择原地躺平开始摆烂方孝孺学生的学生这不是妥妥的诛十族内定选手天助我也什么给建文帝献策什么给燕王当内应任何能引起历史时间线变动的事情姜星火都没做只要等着燕王造反成功进入南京城后方孝孺嘴硬两句自己就可以速通大明这一世继续重开了我宁愿什么都不做也不愿犯错姜星火于秦淮河上如是说就这样经过持之以恒的勾栏听曲他如愿以偿进入了诏狱进入诏狱后姜星火发现前辈所言不虚这里個个都是人才什么建文逆臣南军悍将采花大盗可谓是应有尽有最妙的是姜星火还认识了一个人傻钱多的勋贵二代只要姜星火每日给他上上课吹吹牛指点江山一番就能拿到足够舒服躺平所需的银子这可真是一份令人惬意的工作躺着把钱挣了反正自己作为诛十族的对象肯定是死定了在诏狱里指点江山又不会改变什么砰砰砰听着铁质牢门在粗暴的力量面前发出阵阵颤栗的声音正在睡回笼觉的姜星火迷迷糊糊地用一根手指撑起了自己沉重的眼皮视野中一个人出现在了他牢门的小窗前正拍着他的牢门此人年龄不大却肤色偏黑脸庞如刀削斧凿般坚毅颌下更是有一把浓密的大胡子这就是那位勋贵二代据他自己说在建文朝曾经供职于五军都督府因为灵璧决战时阵前当着数十万大军的面嘴臭燕王被俘后关进了诏狱足以称得上硬核狠人姜先生别睡了该上课了姜星火懒洋洋地在稻草堆上翻了个身这才发现阳光有些刺眼自己从早晨睁了两秒钟眼一下就睡到了中午放风时间了此时诏狱门口无数披坚执锐的甲士肃立在街道两侧远处一辆九龙玉辂缓缓驶来披着明光铠的大汉将军们手执华盖雉扇羽葆幢仪锽氅等物侍卫在侧车帘掀起一角里面坐着一位头戴金冠身穿盘领窄袖黄龙袍的中年男人他神态威严脸上棱角分明五官端正且深邃浓眉下是双眸炯炯有神不怒自威这名气势逼人的男子就是永乐大帝朱棣恭迎陛下所有甲士跪倒山呼万岁尔等平身吧朱棣沉声说道谢陛下圣恩身着飞鱼服的锦衣卫指挥使纪纲小心翼翼地侍立在一旁建文四年,南京诏狱。
  “还有七天就可以死了,不错不错,这次穿越到方孝孺的徒孙身上可真是帮我大忙了。”
  姜星火躺在稻草堆上,仰头看着监牢石壁上被他画满叉的自制日历,打了个哈欠。
  姜星火其实是个穿越者,而且他的身上有一个秘密,那就是他穿越了不止一世,而每一世只要不是故意求死,完成九世穿越后他就可以回到现代世界并且永生不死。
  因此,当姜星火穿越到了靖难之役时期,知道了自己的身份后,马上选择原地躺平开始摆烂。
  方孝孺学生的学生,这不是妥妥的“诛十族”内定选手?
  天助我也!
  什么给建文帝献策,什么给燕王当内应,任何能引起历史时间线变动的事情,姜星火都没做。
  只要等着燕王造反成功,进入南京城后方孝孺嘴硬两句,自己就可以速通大明这一世继续重开了。
  “我宁愿什么都不做,也不愿犯错。”姜星火于秦淮河上如是说。
  就这样,经过持之以恒的勾栏听曲,他如愿以偿进入了诏狱。
  进入诏狱后,姜星火发现前辈所言不虚,这里個个都是人才,什么建文逆臣、南军悍将、采花大盗,可谓是应有尽有。
  最妙的是,姜星火还认识了一个人傻钱多的勋贵二代,只要姜星火每日给他上上课吹吹牛,指点江山一番就能拿到足够舒服躺平所需的银子。
  这可真是一份令人惬意的工作,躺着把钱挣了。
  反正自己作为“诛十族”的对象,肯定是死定了。
  在诏狱里指点江山又不会改变什么。
  “砰砰砰!”
  听着铁质牢门在粗暴的力量面前发出阵阵颤栗的声音,正在睡回笼觉的姜星火,迷迷糊糊地用一根手指撑起了自己沉重的眼皮。
  视野中,一个人出现在了他牢门的小窗前,正拍着他的牢门。
  此人年龄不大却肤色偏黑,脸庞如刀削斧凿般坚毅,颌下更是有一把浓密的大胡子。
  这就是那位勋贵二代,据他自己说在建文朝曾经供职于五军都督府,因为灵璧决战时阵前当着数十万大军的面嘴臭燕王,被俘后关进了诏狱。
  足以称得上硬核狠人。
  “姜先生别睡了,该上课了!”
  姜星火懒洋洋地在稻草堆上翻了个身,这才发现阳光有些刺眼,自己从早晨睁了两秒钟眼,一下就睡到了中午放风时间了。
  ............
  此时,诏狱门口。
  无数披坚执锐的甲士,肃立在街道两侧。
  远处一辆九龙玉辂缓缓驶来,披着明光铠的大汉将军们手执华盖、雉扇、羽葆幢、仪锽氅等物侍卫在侧。
  车帘掀起一角,里面坐着一位头戴金冠身穿盘领窄袖黄龙袍的中年男人。
  他神态威严,脸上棱角分明,五官端正且深邃,浓眉下是双眸炯炯有神,不怒自威。
  这名气势逼人的男子,就是永乐大帝朱棣!
  “恭迎陛下!”
  所有甲士跪倒,山呼万岁。
  “尔等平身吧!”朱棣沉声说道。
  “谢陛下圣恩!”
  身着飞鱼服的锦衣卫指挥使纪纲,小心翼翼地侍立在一旁。
建文四年,南京诏狱。
  “还有七天就可以死了,不错不错,这次穿越到方孝孺的徒孙身上可真是帮我大忙了。”
  姜星火躺在稻草堆上,仰头看着监牢石壁上被他画满叉的自制日历,打了个哈欠。
  姜星火其实是个穿越者,而且他的身上有一个秘密,那就是他穿越了不止一世,而每一世只要不是故意求死,完成九世穿越后他就可以回到现代世界并且永生不死。
  因此,当姜星火穿越到了靖难之役时期,知道了自己的身份后,马上选择原地躺平开始摆烂。
  方孝孺学生的学生,这不是妥妥的“诛十族”内定选手?
  天助我也!
  什么给建文帝献策,什么给燕王当内应,任何能引起历史时间线变动的事情,姜星火都没做。
  只要等着燕王造反成功,进入南京城后方孝孺嘴硬两句,自己就可以速通大明这一世继续重开了。
  “我宁愿什么都不做,也不愿犯错。”姜星火于秦淮河上如是说。
  就这样,经过持之以恒的勾栏听曲,他如愿以偿进入了诏狱。
  进入诏狱后,姜星火发现前辈所言不虚,这里個个都是人才,什么建文逆臣、南军悍将、采花大盗,可谓是应有尽有。
  最妙的是,姜星火还认识了一个人傻钱多的勋贵二代,只要姜星火每日给他上上课吹吹牛,指点江山一番就能拿到足够舒服躺平所需的银子。
  这可真是一份令人惬意的工作,躺着把钱挣了。
  反正自己作为“诛十族”的对象,肯定是死定了。
  在诏狱里指点江山又不会改变什么。
  “砰砰砰!”
  听着铁质牢门在粗暴的力量面前发出阵阵颤栗的声音,正在睡回笼觉的姜星火,迷迷糊糊地用一根手指撑起了自己沉重的眼皮。
  视野中,一个人出现在了他牢门的小窗前,正拍着他的牢门。
  此人年龄不大却肤色偏黑,脸庞如刀削斧凿般坚毅,颌下更是有一把浓密的大胡子。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