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朱元璋留下的三条救命线

下载免费读
隔壁正在偷听两人谈话的朱棣,正用手不自觉地撑着桌子,听到姜星火这句“危言耸听”的话语时,紧紧地蹙起了眉头。
  和平削藩,供养宗室。
  这八个字的削藩策略,是朱棣和道衍翻阅历代史书,经过谨慎论证得出的,绝对可行的法子。
  跟宋太祖一样,朱棣与道衍的想法是,既要自己的名声,又要削藩,还得维持大明的稳定。
  原因很简单,就像是姜星火所说的那样。
  首先,无论扯什么名头,朱棣本质上都是藩王造反篡夺大位,名声已经不太好了,朱棣没有摆烂到底的打算,相反他要的是成为一代英主。
  因此,朱棣不可能容忍自己再背上屠戮宗亲的恶名,如同南北朝时期的那些暴君一样,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其次,在洪武朝的休养生息中刚刚恢复一点元气的北方,已经被残酷的靖难之役彻底打烂了。
  大明开国,徐达大将军北征的时候,山东淮北水草丰美之地,汉人早已被蒙古权贵逐出家园,耕地也改为了马场......这只是金元两朝对北方汉人统治的一个缩影。
  从金朝开始,两河、中原、山东的汉人人口基数便开始锐减,到了元朝更是民生凋敝不堪,甚至许多名城大邑被蒙古人拆的城墙都没有。
  而靖难之役的很多攻城战,朱棣也获益于此,大部分在地图上存在的城池,是既没有城也没有池的;当然了,祸兮福所倚,也正是因为除了济南、德州、真定等军事重镇外城池难以据守,靖难双方才进行了堪称惨烈的数次大规模野外重兵集团会战,导致北方人口再次锐减。
  而八大塞王,除了他燕王朱棣和被裹挟的宁王,其他的六大塞王,此时作为防御北元的第一线,手里加起来依旧握着十几万兵力,削藩举措一个不慎,就会引发灾难性的后果。
  总之,北方已经打成了一片白地,朱棣是绝对不允许诸藩因为对他削藩的不满,联合起来再来一次“七国之乱”、“八王之乱”的。
  而只有用供养宗室的法子才能和平削藩,同时以朝廷武力作为威慑,这样才能让诸藩乖乖听话,不敢轻举妄动。
  否则大明,必须得付出血淋漓的代价!
  可是现在看来,姜星火一介书生,居然有点瞧不起朱棣和道衍所作谋划的意思?
  甚至说出了,和平削藩会让大明国运短一截的话!
  这是何等荒唐?
  难不成姜星火还能比他这個亲手打天下的九五之尊,比道衍这个玩弄了数十年阴谋阳谋的权谋大师,还要厉害?
  纪纲自然不知朱棣的内心想法,但见朱棣面色不虞眉头紧蹙,纪纲赶紧跪伏下去,战战兢兢地说道:“陛下,这姜星火乃妖言惑众之辈,他满嘴胡说八道,您别相信他。”
隔壁正在偷听两人谈话的朱棣正用手不自觉地撑着桌子听到姜星火这句危言耸听的话语时紧紧地蹙起了眉头和平削藩供养宗室这八个字的削藩策略是朱棣和道衍翻阅历代史书经过谨慎论证得出的绝对可行的法子跟宋太祖一样朱棣与道衍的想法是既要自己的名声又要削藩还得维持大明的稳定原因很简单就像是姜星火所说的那样首先无论扯什么名头朱棣本质上都是藩王造反篡夺大位名声已经不太好了朱棣没有摆烂到底的打算相反他要的是成为一代英主因此朱棣不可能容忍自己再背上屠戮宗亲的恶名如同南北朝时期的那些暴君一样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其次在洪武朝的休养生息中刚刚恢复一点元气的北方已经被残酷的靖难之役彻底打烂了大明开国徐达大将军北征的时候山东淮北水草丰美之地汉人早已被蒙古权贵逐出家园耕地也改为了马场这只是金元两朝对北方汉人统治的一个缩影从金朝开始两河中原山东的汉人人口基数便开始锐减到了元朝更是民生凋敝不堪甚至许多名城大邑被蒙古人拆的城墙都没有而靖难之役的很多攻城战朱棣也获益于此大部分在地图上存在的城池是既没有城也没有池的当然了祸兮福所倚也正是因为除了济南德州真定等军事重镇外城池难以据守靖难双方才进行了堪称惨烈的数次大规模野外重兵集团会战导致北方人口再次锐减而八大塞王除了他燕王朱棣和被裹挟的宁王其他的六大塞王此时作为防御北元的第一线手里加起来依旧握着十几万兵力削藩举措一个不慎就会引发灾难性的后果总之北方已经打成了一片白地朱棣是绝对不允许诸藩因为对他削藩的不满联合起来再来一次七国之乱八王之乱的而只有用供养宗室的法子才能和平削藩同时以朝廷武力作为威慑这样才能让诸藩乖乖听话不敢轻举妄动否则大明必须得付出血淋漓的代价可是现在看来姜星火一介书生居然有点瞧不起朱棣和道衍所作谋划的意思甚至说出了和平削藩会让大明国运短一截的话这是何等荒唐难不成姜星火还能比他这個亲手打天下的九五之尊比道衍这个玩弄了数十年阴谋阳谋的权谋大师还要厉害纪纲自然不知朱棣的内心想法但见朱棣面色不虞眉头紧蹙纪纲赶紧跪伏下去战战兢兢地说道陛下这姜星火乃妖言惑众之辈他满嘴胡说八道您别相信他朱棣却摆手制止了纪纲抬手走到书桌旁沉声说道听他继续细说朕倒是想听听这姜星火凭什么敢说和平削藩能让大明国运短一截如果他说不出个所以然来纪纲连忙应道微臣明白老歪脖子树下躺着的姜星火根本不知道到朱棣已经动了杀心当然如果他知道的话那也只会说求求你了快帮忙砍死我吧姜星火仍然在躺躺而谈指点江山先讲讲第一点后遗症你既然曾经在五军都督府任职那大明的堪舆图你应该看过吧朱高煦点了点头虽然他自述的南军将领经历都是伪造的但大明堪舆图这东西他可比五军都督那帮酒囊饭袋熟悉多了隔壁正在偷听两谈话朱棣正用手自觉地撑着桌子听到姜星火句“危言耸听”话语时紧紧地蹙起眉头。
  和平削藩供养宗室。
  八字削藩策略朱棣和道衍翻阅历代史书经过谨慎论证得出绝对可行法子。
  跟宋太祖样朱棣与道衍想法既要自己名声又要削藩还得维持大明稳定。
  原因很简单就像姜星火所说那样。
  首先无论扯什么名头朱棣本质上都藩王造反篡夺大位名声已经太朱棣没有摆烂到底打算相反要成为代英主。
  因此朱棣可能容忍自己再背上屠戮宗亲恶名如同南北朝时期那些暴君样被钉在历史耻辱柱上。
  其次在洪武朝休养生息中刚刚恢复点元气北方已经被残酷靖难之役彻底打烂。
  大明开国徐达大将军北征时候山东淮北水草丰美之地汉早已被蒙古权贵逐出家园耕地也改为马场......只金元两朝对北方汉统治缩影。
  从金朝开始两河、中原、山东汉口基数便开始锐减到元朝更民生凋敝堪甚至许多名城大邑被蒙古拆城墙都没有。
  而靖难之役很多攻城战朱棣也获益于此大部分在地图上存在城池既没有城也没有池;当然祸兮福所倚也正因为除济南、德州、真定等军事重镇外城池难以据守靖难双方才进行堪称惨烈数次大规模野外重兵集团会战导致北方口再次锐减。
  而八大塞王除燕王朱棣和被裹挟宁王其六大塞王此时作为防御北元第线手里加起来依旧握着十几万兵力削藩举措慎就会引发灾难性后果。
  总之北方已经打成片白地朱棣绝对允许诸藩因为对削藩满联合起来再来次“七国之乱”、“八王之乱”。
  而只有用供养宗室法子才能和平削藩同时以朝廷武力作为威慑样才能让诸藩乖乖听话敢轻举妄动。
  否则大明必须得付出血淋漓代价!
  可现在看来姜星火介书生居然有点瞧起朱棣和道衍所作谋划意思?
  甚至说出和平削藩会让大明国运短截话!
  何等荒唐?
  难成姜星火还能比個亲手打天下九五之尊比道衍玩弄数十年阴谋阳谋权谋大师还要厉害?
  纪纲自然知朱棣内心想法但见朱棣面色虞眉头紧蹙纪纲赶紧跪伏下去战战兢兢地说道:“陛下姜星火乃妖言惑众之辈满嘴胡说八道您别相信。”
  朱棣却摆手制止纪纲抬手走到书桌旁沉声说道:“听继续细说朕倒想听听姜星火凭什么敢说和平削藩能让大明国运短截。”
  “如果说出所以然来......”
  纪纲连忙应道:“微臣明白!”
  老歪脖子树下躺着姜星火根本知道到朱棣已经动杀心。
  当然如果知道话那也只会说——“求求快帮忙砍死!”
  姜星火仍然在躺躺而谈指点江山。
  “先讲讲第点后遗症既然曾经在五军都督府任职那大明堪舆图应该看过?”
  朱高煦点点头虽然自述南军将领经历都伪造但大明堪舆图东西可比五军都督那帮酒囊饭袋熟悉多。
隔壁正在偷听两人谈话的朱棣,正用手不自觉地撑着桌子,听到姜星火这句“危言耸听”的话语时,紧紧地蹙起了眉头。
  和平削藩,供养宗室。
  这八个字的削藩策略,是朱棣和道衍翻阅历代史书,经过谨慎论证得出的,绝对可行的法子。
  跟宋太祖一样,朱棣与道衍的想法是,既要自己的名声,又要削藩,还得维持大明的稳定。
  原因很简单,就像是姜星火所说的那样。
  首先,无论扯什么名头,朱棣本质上都是藩王造反篡夺大位,名声已经不太好了,朱棣没有摆烂到底的打算,相反他要的是成为一代英主。
  因此,朱棣不可能容忍自己再背上屠戮宗亲的恶名,如同南北朝时期的那些暴君一样,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其次,在洪武朝的休养生息中刚刚恢复一点元气的北方,已经被残酷的靖难之役彻底打烂了。
  大明开国,徐达大将军北征的时候,山东淮北水草丰美之地,汉人早已被蒙古权贵逐出家园,耕地也改为了马场......这只是金元两朝对北方汉人统治的一个缩影。
  从金朝开始,两河、中原、山东的汉人人口基数便开始锐减,到了元朝更是民生凋敝不堪,甚至许多名城大邑被蒙古人拆的城墙都没有。
  而靖难之役的很多攻城战,朱棣也获益于此,大部分在地图上存在的城池,是既没有城也没有池的;当然了,祸兮福所倚,也正是因为除了济南、德州、真定等军事重镇外城池难以据守,靖难双方才进行了堪称惨烈的数次大规模野外重兵集团会战,导致北方人口再次锐减。
  而八大塞王,除了他燕王朱棣和被裹挟的宁王,其他的六大塞王,此时作为防御北元的第一线,手里加起来依旧握着十几万兵力,削藩举措一个不慎,就会引发灾难性的后果。
  总之,北方已经打成了一片白地,朱棣是绝对不允许诸藩因为对他削藩的不满,联合起来再来一次“七国之乱”、“八王之乱”的。
  而只有用供养宗室的法子才能和平削藩,同时以朝廷武力作为威慑,这样才能让诸藩乖乖听话,不敢轻举妄动。
  否则大明,必须得付出血淋漓的代价!
  可是现在看来,姜星火一介书生,居然有点瞧不起朱棣和道衍所作谋划的意思?
  甚至说出了,和平削藩会让大明国运短一截的话!
  这是何等荒唐?
  难不成姜星火还能比他这個亲手打天下的九五之尊,比道衍这个玩弄了数十年阴谋阳谋的权谋大师,还要厉害?
  纪纲自然不知朱棣的内心想法,但见朱棣面色不虞眉头紧蹙,纪纲赶紧跪伏下去,战战兢兢地说道:“陛下,这姜星火乃妖言惑众之辈,他满嘴胡说八道,您别相信他。”
  朱棣却摆手制止了纪纲,抬手走到书桌旁,沉声说道:“听他继续细说,朕倒是想听听,这姜星火凭什么敢说和平削藩,能让大明国运短一截。”
  “如果他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纪纲连忙应道:“微臣明白!”
  老歪脖子树下躺着的姜星火,根本不知道到朱棣已经动了杀心。
  当然,如果他知道的话,那也只会说——“求求你了,快帮忙砍死我吧!”
  姜星火仍然在躺躺而谈,指点江山。
  “先讲讲第一点后遗症,你既然曾经在五军都督府任职,那大明的堪舆图你应该看过吧?”
  朱高煦点了点头,虽然他自述的南军将领经历都是伪造的,但大明堪舆图这东西,他可比五军都督那帮酒囊饭袋熟悉多了。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