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固国不以山溪之险

下载免费读
“砰!”
  隔壁的朱棣,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脸上满是不加掩饰的失魂落魄。
  周围的锦衣卫早已惶恐地跪伏在地上,半点动静都不敢发出来。
  “朕,竟然做错了?”
  朱棣喃喃道,声音里充斥着不可置信。
  震惊!
  无比的震惊!
  削藩,就是废除他爹朱元璋给大明留下的三条救命线!
  自起兵靖难以来,遇到多少大风大浪,他朱棣都没有如今天这般震惊。
  朱棣呆呆地仰着头,似乎想要透过屋顶,看看他爹朱元璋,是不是在天上看着自己。
  朱棣从小就崇拜他爹朱元璋,甚至为了成为朱元璋那样的英雄而努力学习、作战,但是他千辛万苦坐上了他爹的那个位置后,却小瞧了他爹的智慧。
  朱棣一时失神,脑海中浮现一幅画面,他爹朱元璋正站着他面前,自己跪在地上被指着鼻子臭骂。
  “你能打,有能耐一路杀到南京登上皇位,可你再能打,过了一百年、两百年、三百年,你能保证那时候的大明还能打吗?迁都北平,咱老朱家被人一锅端了怎么办?”
  “忘了咱的教诲了吗?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领兵者不虑胜先虑败!”
  “咱家留给大明的三条救命线,就要被你这逆子亲手废了!”
  脑海中回响的这句话犹如晴天霹雳,让朱棣久久回不过神来,只觉得胸腔内气血翻腾,喉咙腥甜。
  朱棣想要跟只存在于他脑海中的朱元璋辩解,可话到嘴边,却只是默然。
  按姜星火的分析,朱元璋留给大明的这三条救命线,从兵力配置到互相制衡,乃至两河两淮这两大片朝廷直辖的大平原缓冲地带,总体布置称得上是无懈可击。
  固然朱允炆那小兔崽子先开了削藩的口子,废了黄河防线和长江防线的藩王,使得朱棣不需要面对这两条防线上的藩王抵抗。
  可这是不是也就意味着,如果削藩,日后大明面对异族入侵,异族也会直接走他朱棣奉天靖难的这条路线直下南京呢?
  只要这三条防线存在一日,大明就永远不可能被异族灭亡,更不敢将自己的老巢搬空,所以每次有什么事情发生的时候,哪怕后世子孙再无能,也总有挺住的机会。
  朱棣本以为姜星火不过是个有些见识的普通人,可听完这一席话才发现,自己大错特错了!
  姜星火不仅点出了他爹朱元璋留下的手段,更能够预判到他在位期间将会发生的削藩、迁都!
  这份能耐绝非普通人可以拥有!
  姜星火,简直就是妖孽!
  朱棣一时心潮澎湃,可他毕竟是那个生于战火、半生戎马的永乐大帝,他的心性早已被杀戮与死亡磨砺地坚韧无比。
  片刻沉默后,跌坐在椅子上的朱棣又站了起来。
  朱棣的眼神里,
  燃烧着浓烈的斗志!
  他的双拳握紧,骨节咔擦作响,整张脸也涨红了。
砰隔壁的朱棣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脸上满是不加掩饰的失魂落魄周围的锦衣卫早已惶恐地跪伏在地上半点动静都不敢发出来朕竟然做错了朱棣喃喃道声音里充斥着不可置信震惊无比的震惊削藩就是废除他爹朱元璋给大明留下的三条救命线自起兵靖难以来遇到多少大风大浪他朱棣都没有如今天这般震惊朱棣呆呆地仰着头似乎想要透过屋顶看看他爹朱元璋是不是在天上看着自己朱棣从小就崇拜他爹朱元璋甚至为了成为朱元璋那样的英雄而努力学习作战但是他千辛万苦坐上了他爹的那个位置后却小瞧了他爹的智慧朱棣一时失神脑海中浮现一幅画面他爹朱元璋正站着他面前自己跪在地上被指着鼻子臭骂你能打有能耐一路杀到南京登上皇位可你再能打过了一百年两百年三百年你能保证那时候的大明还能打吗迁都北平咱老朱家被人一锅端了怎么办忘了咱的教诲了吗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领兵者不虑胜先虑败咱家留给大明的三条救命线就要被你这逆子亲手废了脑海中回响的这句话犹如晴天霹雳让朱棣久久回不过神来只觉得胸腔内气血翻腾喉咙腥甜朱棣想要跟只存在于他脑海中的朱元璋辩解可话到嘴边却只是默然按姜星火的分析朱元璋留给大明的这三条救命线从兵力配置到互相制衡乃至两河两淮这两大片朝廷直辖的大平原缓冲地带总体布置称得上是无懈可击固然朱允炆那小兔崽子先开了削藩的口子废了黄河防线和长江防线的藩王使得朱棣不需要面对这两条防线上的藩王抵抗可这是不是也就意味着如果削藩日后大明面对异族入侵异族也会直接走他朱棣奉天靖难的这条路线直下南京呢只要这三条防线存在一日大明就永远不可能被异族灭亡更不敢将自己的老巢搬空所以每次有什么事情发生的时候哪怕后世子孙再无能也总有挺住的机会朱棣本以为姜星火不过是个有些见识的普通人可听完这一席话才发现自己大错特错了姜星火不仅点出了他爹朱元璋留下的手段更能够预判到他在位期间将会发生的削藩迁都这份能耐绝非普通人可以拥有姜星火简直就是妖孽朱棣一时心潮澎湃可他毕竟是那个生于战火半生戎马的永乐大帝他的心性早已被杀戮与死亡磨砺地坚韧无比片刻沉默后跌坐在椅子上的朱棣又站了起来朱棣的眼神里燃烧着浓烈的斗志他的双拳握紧骨节咔擦作响整张脸也涨红了一种难言的兴奋感充斥在他心脏仿佛重新找回了当年征伐沙场的感觉固国不以山溪之险若是三条救命线有用朕为何坐在这里三条救命线朕毁掉了那就再找更好的方法后辈儿孙如果像建文这般无能再多三条线又有何用迁都向北不是大明离异族太近而是异族离我大明太近寇可往朕亦可往犁其庭扫其穴朕要为大明永绝后患爹我要让你看看我就该坐着個位置看着朱棣的反应纪纲心中暗叹一声这才是我认识的陛下啊朱棣从椅子上霍然起身重新站到了墙边事实上朱棣原本认为自己和平削藩供养宗室的削藩策略根本就不会有什么严重的后遗症但姜星火已经明确指出了第一点也就是朱元璋留下的国防体系的崩溃而且讲的非常有理有据“砰!”
  隔壁朱棣屁股坐在椅子上脸上满加掩饰失魂落魄。
  周围锦衣卫早已惶恐地跪伏在地上半点动静都敢发出来。
  “朕竟然做错?”
  朱棣喃喃道声音里充斥着可置信。
  震惊!
  无比震惊!
  削藩就废除爹朱元璋给大明留下三条救命线!
  自起兵靖难以来遇到多少大风大浪朱棣都没有如今天般震惊。
  朱棣呆呆地仰着头似乎想要透过屋顶看看爹朱元璋在天上看着自己。
  朱棣从小就崇拜爹朱元璋甚至为成为朱元璋那样英雄而努力学习、作战但千辛万苦坐上爹那位置后却小瞧爹智慧。
  朱棣时失神脑海中浮现幅画面爹朱元璋正站着面前自己跪在地上被指着鼻子臭骂。
  “能打有能耐路杀到南京登上皇位可再能打过百年、两百年、三百年能保证那时候大明还能打?迁都北平咱老朱家被锅端怎么办?”
  “忘咱教诲?凡事预则立预则废领兵者虑胜先虑败!”
  “咱家留给大明三条救命线就要被逆子亲手废!”
  脑海中回响句话犹如晴天霹雳让朱棣久久回过神来只觉得胸腔内气血翻腾喉咙腥甜。
  朱棣想要跟只存在于脑海中朱元璋辩解可话到嘴边却只默然。
  按姜星火分析朱元璋留给大明三条救命线从兵力配置到互相制衡乃至两河两淮两大片朝廷直辖大平原缓冲地带总体布置称得上无懈可击。
  固然朱允炆那小兔崽子先开削藩口子废黄河防线和长江防线藩王使得朱棣需要面对两条防线上藩王抵抗。
  可也就意味着如果削藩日后大明面对异族入侵异族也会直接走朱棣奉天靖难条路线直下南京呢?
  只要三条防线存在日大明就永远可能被异族灭亡更敢将自己老巢搬空所以每次有什么事情发生时候哪怕后世子孙再无能也总有挺住机会。
  朱棣本以为姜星火过有些见识普通可听完席话才发现自己大错特错!
  姜星火仅点出爹朱元璋留下手段更能够预判到在位期间将会发生削藩、迁都!
  份能耐绝非普通可以拥有!
  姜星火简直就妖孽!
  朱棣时心潮澎湃可毕竟那生于战火、半生戎马永乐大帝心性早已被杀戮与死亡磨砺地坚韧无比。
  片刻沉默后跌坐在椅子上朱棣又站起来。
  朱棣眼神里
  燃烧着浓烈斗志!
  双拳握紧骨节咔擦作响整张脸也涨红。
  种难言兴奋感充斥在心脏仿佛重新找回当年征伐沙场感觉!
  “固国以山溪之险!”
  “若三条救命线有用朕为何坐在里?”
  “三条救命线朕毁掉那就再找更方法!”
  “后辈儿孙如果像建文般无能再多三条线又有何用?”
  “迁都向北大明离异族太近而异族离大明太近!”
  “寇可往朕亦可往!”
  “犁其庭!扫其穴!”
  “朕要为大明永绝后患!”
  “爹要让看看就该坐着個位置!”
  看着朱棣反应纪纲心中暗叹声:
  “才认识陛下啊!”
  朱棣从椅子上霍然起身重新站到墙边。
  事实上朱棣原本认为自己“和平削藩供养宗室”削藩策略根本就会有什么严重后遗症。
  但姜星火已经明确指出第点也就朱元璋留下国防体系崩溃而且讲非常有理有据。
“砰!”
  隔壁的朱棣,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脸上满是不加掩饰的失魂落魄。
  周围的锦衣卫早已惶恐地跪伏在地上,半点动静都不敢发出来。
  “朕,竟然做错了?”
  朱棣喃喃道,声音里充斥着不可置信。
  震惊!
  无比的震惊!
  削藩,就是废除他爹朱元璋给大明留下的三条救命线!
  自起兵靖难以来,遇到多少大风大浪,他朱棣都没有如今天这般震惊。
  朱棣呆呆地仰着头,似乎想要透过屋顶,看看他爹朱元璋,是不是在天上看着自己。
  朱棣从小就崇拜他爹朱元璋,甚至为了成为朱元璋那样的英雄而努力学习、作战,但是他千辛万苦坐上了他爹的那个位置后,却小瞧了他爹的智慧。
  朱棣一时失神,脑海中浮现一幅画面,他爹朱元璋正站着他面前,自己跪在地上被指着鼻子臭骂。
  “你能打,有能耐一路杀到南京登上皇位,可你再能打,过了一百年、两百年、三百年,你能保证那时候的大明还能打吗?迁都北平,咱老朱家被人一锅端了怎么办?”
  “忘了咱的教诲了吗?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领兵者不虑胜先虑败!”
  “咱家留给大明的三条救命线,就要被你这逆子亲手废了!”
  脑海中回响的这句话犹如晴天霹雳,让朱棣久久回不过神来,只觉得胸腔内气血翻腾,喉咙腥甜。
  朱棣想要跟只存在于他脑海中的朱元璋辩解,可话到嘴边,却只是默然。
  按姜星火的分析,朱元璋留给大明的这三条救命线,从兵力配置到互相制衡,乃至两河两淮这两大片朝廷直辖的大平原缓冲地带,总体布置称得上是无懈可击。
  固然朱允炆那小兔崽子先开了削藩的口子,废了黄河防线和长江防线的藩王,使得朱棣不需要面对这两条防线上的藩王抵抗。
  可这是不是也就意味着,如果削藩,日后大明面对异族入侵,异族也会直接走他朱棣奉天靖难的这条路线直下南京呢?
  只要这三条防线存在一日,大明就永远不可能被异族灭亡,更不敢将自己的老巢搬空,所以每次有什么事情发生的时候,哪怕后世子孙再无能,也总有挺住的机会。
  朱棣本以为姜星火不过是个有些见识的普通人,可听完这一席话才发现,自己大错特错了!
  姜星火不仅点出了他爹朱元璋留下的手段,更能够预判到他在位期间将会发生的削藩、迁都!
  这份能耐绝非普通人可以拥有!
  姜星火,简直就是妖孽!
  朱棣一时心潮澎湃,可他毕竟是那个生于战火、半生戎马的永乐大帝,他的心性早已被杀戮与死亡磨砺地坚韧无比。
  片刻沉默后,跌坐在椅子上的朱棣又站了起来。
  朱棣的眼神里,
  燃烧着浓烈的斗志!
  他的双拳握紧,骨节咔擦作响,整张脸也涨红了。
  一种难言的兴奋感充斥在他心脏,仿佛重新找回了当年征伐沙场的感觉!
  “固国不以山溪之险!”
  “若是三条救命线有用,朕为何坐在这里?”
  “三条救命线,朕毁掉了,那就再找更好的方法!”
  “后辈儿孙如果像建文这般无能,再多三条线又有何用?”
  “迁都向北,不是大明离异族太近,而是异族离我大明太近!”
  “寇可往,朕亦可往!”
  “犁其庭!扫其穴!”
  “朕要为大明永绝后患!”
  “爹,我要让你看看,我就该坐着個位置!”
  看着朱棣的反应,纪纲心中暗叹一声:
  “这才是我认识的陛下啊!”
  朱棣从椅子上霍然起身,重新站到了墙边。
  事实上,朱棣原本认为自己“和平削藩,供养宗室”的削藩策略根本就不会有什么严重的后遗症。
  但姜星火已经明确指出了第一点,也就是朱元璋留下的国防体系的崩溃,而且讲的非常有理有据。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