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黑衣宰相

下载免费读
大天界寺,原名大龙翔集庆寺。
  始建于元泰定二年,朱元璋立国后,改为“大天界寺”,承担了修纂《元史》和培训朝贡使者礼节的工作。
  洪武二十一年毁于火灾,于是迁到了聚宝门外的凤山重建。
  大天界寺规制宏敞、殿宇巍峨,有金刚殿、天王殿、正佛殿、钟楼、毗卢阁等众多建筑,在大明的佛教界也拥有超凡地位。
大天界寺原名大龙翔集庆寺始建于元泰定二年朱元璋立国后改为大天界寺承担了修纂元史和培训朝贡使者礼节的工作洪武二十一年毁于火灾于是迁到了聚宝门外的凤山重建大天界寺规制宏敞殿宇巍峨有金刚殿天王殿正佛殿钟楼毗卢阁等众多建筑在大明的佛教界也拥有超凡地位为了管理天下僧道朱元璋在礼部之下设僧录司管理天下僧寺僧录司就设在天界寺换言之天界寺就是替皇家代行佛教管理的机关而如今天底下地位最为尊崇的僧人是谁当然是被朝野上下誉为黑衣宰相的道衍大师在大队甲士的护送下满心疑惑的朱棣抵达了大天界寺走下马车此时已经是下午时分夏日阳光透过树叶间隙洒落在地面带来温暖舒适的光芒朱棣站在路边抬头仰望大天界寺坐落在凤山上由数千台阶直通峰顶此刻他所处的位置距离最近的一座佛殿还有八百余级阶梯周围云雾飘渺鸟语花香仿若仙境一般但对朱棣来说这种景象更像是梦幻泡影自从朱棣今天进入诏狱以来就没怎么好好静下来思考因为姜星火所讲内容的不断冲击他的脑袋里一直在想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导致他身体有些疲乏此时来到了大天界寺的朱棣反而伸了个懒腰沿着青石小径向上走去钟楼塔林下一袭黑色袈裟的老僧亲自相迎大师朱棣点头示意道道衍仔细打量了朱棣一番旋即笑道陛下这是有心事啊大天界寺风景秀美不如老衲陪陛下去高处吹吹风散散心也好钟楼上朱棣与道衍对坐道衍神情悠然地煮着茶几近沸腾的茶水发出咕噜噜的声响他用勺子轻舀后将滚烫的茶汤倒入杯中这茶可是新鲜采摘的古树上今年就这二两六钱道衍将热气腾腾的茶推给朱棣朱棣端起杯子嗅了嗅清冽的茶香赞叹道果真香气扑鼻接着他浅啜了一口感觉口腔中弥漫开浓郁的芳香回味无穷忍不住连喝三四口待他放下茶杯后只见茶水已空荡荡只剩下一个微不可查的浅漾道衍微微颔首笑道陛下你现在应该平静下来了吧朱棣点头确实是这样朕的心绪已经平复许多了说罢朱棣将今天在诏狱里遇到的事情和盘托出以及姜星火所讲的和平削藩供养宗室会导致的两点后遗症刚听完第一点后遗症也就是朱元璋留下的三条救命线只见这面色蜡黄形如病虎的道衍三角眼一睁便是杀机毕露此人既不可控陛下何不杀之朱棣摇头姜星火的刑期只有七天了朕若是想杀他今日杀或是七日后杀并无区别唉道衍叹息一声陛下是被这姜星火的言语一时间动摇心智了姜星火不足以动摇朕的心智只是朕一想到先帝心里便难受得紧朱棣沉默地又饮了一杯茶水复又问道大师你说朕会是个像姜星火说的那般能跟唐太宗并肩而论的皇帝吗大天界寺,原名大龙翔集庆寺。
  始建于元泰定二年,朱元璋立国后,改为“大天界寺”,承担了修纂《元史》和培训朝贡使者礼节的工作。
  洪武二十一年毁于火灾,于是迁到了聚宝门外的凤山重建。
  大天界寺规制宏敞、殿宇巍峨,有金刚殿、天王殿、正佛殿、钟楼、毗卢阁等众多建筑,在大明的佛教界也拥有超凡地位。
  为了管理天下僧道,朱元璋在礼部之下设僧录司,管理天下僧寺,僧录司就设在天界寺。换言之,天界寺就是替皇家代行佛教管理的机关。
  而如今天底下地位最为尊崇的僧人是谁?
  当然是被朝野上下誉为“黑衣宰相”的道衍大师。
  在大队甲士的护送下,满心疑惑的朱棣抵达了大天界寺,走下马车。
  此时已经是下午时分,夏日阳光透过树叶间隙洒落在地面,带来温暖舒适的光芒。
  朱棣站在路边,抬头仰望。
  大天界寺坐落在凤山上,由数千台阶直通峰顶,此刻他所处的位置,距离最近的一座佛殿还有八百余级阶梯。
  周围云雾飘渺,鸟语花香,仿若仙境一般。
  但对朱棣来说,这种景象更像是梦幻泡影。
  自从朱棣今天进入诏狱以来,就没怎么好好静下来思考,因为姜星火所讲内容的不断冲击,他的脑袋里一直在想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导致他身体有些疲乏。
  此时,来到了大天界寺的朱棣反而伸了个懒腰,沿着青石小径向上走去。
  钟楼塔林下,一袭黑色袈裟的老僧亲自相迎。
  “大师。”朱棣点头示意道。
  道衍仔细打量了朱棣一番,旋即笑道:“陛下这是有心事啊,大天界寺风景秀美,不如老衲陪陛下去高处吹吹风,散散心。”
  “也好。”
  钟楼上,朱棣与道衍对坐。
  道衍神情悠然地煮着茶,几近沸腾的茶水发出咕噜噜的声响,他用勺子轻舀后,将滚烫的茶汤倒入杯中。
  “这茶可是新鲜采摘的,古树上今年就这二两六钱。”道衍将热气腾腾的茶推给朱棣。
  朱棣端起杯子,嗅了嗅清冽的茶香,赞叹道:“果真香气扑鼻。”
  接着,他浅啜了一口,感觉口腔中弥漫开浓郁的芳香,回味无穷,忍不住连喝三四口。
  待他放下茶杯后,只见茶水已空荡荡,只剩下一个微不可查的浅漾。
  道衍微微颔首,笑道:“陛下,你现在应该平静下来了吧?”
  朱棣点头:“确实是这样,朕的心绪已经平复许多了。”
  说罢,朱棣将今天在诏狱里遇到的事情和盘托出,以及姜星火所讲的“和平削藩供养宗室”会导致的两点后遗症。
  刚听完第一点后遗症,也就是朱元璋留下的三条救命线。
  只见这面色蜡黄形如病虎的道衍,三角眼一睁,便是杀机毕露。
  “此人既不可控,陛下何不杀之?”
  朱棣摇头:“姜星火的刑期只有七天了,朕若是想杀他,今日杀或是七日后杀,并无区别。”
  “唉!”
  道衍叹息一声:“陛下是被这姜星火的言语,一时间动摇心智了。”
  “姜星火不足以动摇朕的心智......只是朕一想到先帝,心里便难受得紧。”
  朱棣沉默地又饮了一杯茶水,复又问道:“大师,你说朕会是个像姜星火说的那般,能跟唐太宗并肩而论的皇帝吗?”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