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大明不可能永远重复开国和靖难

下载免费读
事实上,对于海外的认知,明代的统治阶层并非一无所知。
  相反,由于蒙古帝国的大征服,无论是彻底贯通的亚欧大陆桥,还是从大元到马鲁穆克时断时续的海上联系,都已经为持续了上千年的东西方贸易提供了重新认识彼此的机会。
  蒙古人、色目人、西洋人、波斯人......这些人在元末的南方都是司空见惯的存在。
  因此,关于海洋贸易的巨大利润,大明的高层是一清二楚的。
  朱棣非常清楚放开海禁的阻力,不仅源于朱元璋的祖训,更重要的是朝廷担心海外贸易会使农民离开土地,从而造成大明社会的不稳定。
  直白点说,放开海禁首先损失的是以文官为代言人的大明士绅阶层的利益。
  如何对抗士绅阶层对海洋贸易的抵制?
  朱棣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等待着姜星火给他指明隐藏在迷雾中的道路。
  姜星火捋了捋自己的思路,缓缓说道。
  “你也知道,从宋末以来地方上就有许多‘士大夫’阶层,他们拥有着大量的土地田产,而蒙古人的包税制,则让他们的土地兼并愈发肆无忌惮。
  这些人在大明开国之后摇身一变,成为了大明的士绅阶层,而且他们分布广泛、无处不在,影响力极为庞大......在乡野中有威望,与地方官员相互勾结,他们垄断了土地,控制了人口,掌握了舆论导向,甚至控制了下层科举考试的考题。”
  “这些士绅不仅仅是地主还是学阀,这就导致了士绅与文官,基本是衍生与被衍生的关系,是一股盘根错杂的力量,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无法斩断。”
  “大明太祖高皇帝登基之初,对这股力量采取了削弱措施,一方面清查土地兼并,一方面打击贪腐......在此过程中,这些土地兼并者的地位急剧下降。”
  “而另一方面,太祖高皇帝在这个时候开始扶植新的阶级,在这片土地上,新的军功权贵阶层渐渐崛起。”
  “这些如同昔日北周隋唐的关陇门阀一般的开国勋贵武臣,掌握了大量的财富和权柄,逐步压过了旧有的土地兼并者,甚至掌握了朝堂的话语权。”
  “这时候,士绅文官便成为了皇帝和勋贵武臣共同的敌人,士绅文官与新崛起的勋贵武臣,展开激烈的交锋。”
  朱高煦听得入神,不由地问道:“那姜先生觉得士绅文官和勋贵武臣,到底谁能胜出?”
  “士绅文官。”
  姜星火干脆答道:“最多再过五十年,勋贵武臣就会彻底失势......再过一百年,勋贵武臣见了士绅文官,就得下跪舔靴子。”
  怎么可能?!
  朱高煦有些不可置信,无论是洪武朝的开国勋贵,还是如今永乐朝的靖难勋贵,权势气焰可都是稳压文官一头的,文官根本无法与其相抗衡,是典型的武夫当国时代。
  可是姜星火竟然告诉朱高煦,士绅文官能够赢得更长远的胜利?
  “为什么?”朱高煦大惑不解。
  “因为大明不可能永远重复开国和靖难,但却必须重复每三年一次的科举。”
  轻轻一句话。
  好似于无声处听惊雷。
  “啪!”
  朱棣手中一直捏在半空的酒杯,掉落在地。
  精致的瓷杯迸溅在地上,成了一片片不规则的碎片。
事实上对于海外的认知明代的统治阶层并非一无所知相反由于蒙古帝国的大征服无论是彻底贯通的亚欧大陆桥还是从大元到马鲁穆克时断时续的海上联系都已经为持续了上千年的东西方贸易提供了重新认识彼此的机会蒙古人色目人西洋人波斯人这些人在元末的南方都是司空见惯的存在因此关于海洋贸易的巨大利润大明的高层是一清二楚的朱棣非常清楚放开海禁的阻力不仅源于朱元璋的祖训更重要的是朝廷担心海外贸易会使农民离开土地从而造成大明社会的不稳定直白点说放开海禁首先损失的是以文官为代言人的大明士绅阶层的利益如何对抗士绅阶层对海洋贸易的抵制朱棣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等待着姜星火给他指明隐藏在迷雾中的道路姜星火捋了捋自己的思路缓缓说道你也知道从宋末以来地方上就有许多士大夫阶层他们拥有着大量的土地田产而蒙古人的包税制则让他们的土地兼并愈发肆无忌惮这些人在大明开国之后摇身一变成为了大明的士绅阶层而且他们分布广泛无处不在影响力极为庞大在乡野中有威望与地方官员相互勾结他们垄断了土地控制了人口掌握了舆论导向甚至控制了下层科举考试的考题这些士绅不仅仅是地主还是学阀这就导致了士绅与文官基本是衍生与被衍生的关系是一股盘根错杂的力量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无法斩断大明太祖高皇帝登基之初对这股力量采取了削弱措施一方面清查土地兼并一方面打击贪腐在此过程中这些土地兼并者的地位急剧下降而另一方面太祖高皇帝在这个时候开始扶植新的阶级在这片土地上新的军功权贵阶层渐渐崛起这些如同昔日北周隋唐的关陇门阀一般的开国勋贵武臣掌握了大量的财富和权柄逐步压过了旧有的土地兼并者甚至掌握了朝堂的话语权这时候士绅文官便成为了皇帝和勋贵武臣共同的敌人士绅文官与新崛起的勋贵武臣展开激烈的交锋朱高煦听得入神不由地问道那姜先生觉得士绅文官和勋贵武臣到底谁能胜出士绅文官姜星火干脆答道最多再过五十年勋贵武臣就会彻底失势再过一百年勋贵武臣见了士绅文官就得下跪舔靴子怎么可能朱高煦有些不可置信无论是洪武朝的开国勋贵还是如今永乐朝的靖难勋贵权势气焰可都是稳压文官一头的文官根本无法与其相抗衡是典型的武夫当国时代可是姜星火竟然告诉朱高煦士绅文官能够赢得更长远的胜利为什么朱高煦大惑不解因为大明不可能永远重复开国和靖难但却必须重复每三年一次的科举轻轻一句话好似于无声处听惊雷啪朱棣手中一直捏在半空的酒杯掉落在地精致的瓷杯迸溅在地上成了一片片不规则的碎片事实上对于海外认知明代统治阶层并非无所知。
  相反由于蒙古帝国大征服无论彻底贯通亚欧大陆桥还从大元到马鲁穆克时断时续海上联系都已经为持续上千年东西方贸易提供重新认识彼此机会。
  蒙古、色目、西洋、波斯......些在元末南方都司空见惯存在。
  因此关于海洋贸易巨大利润大明高层清二楚。
  朱棣非常清楚放开海禁阻力仅源于朱元璋祖训更重要朝廷担心海外贸易会使农民离开土地从而造成大明社会稳定。
  直白点说放开海禁首先损失以文官为代言大明士绅阶层利益。
  如何对抗士绅阶层对海洋贸易抵制?
  朱棣深深地吸口气等待着姜星火给指明隐藏在迷雾中道路。
  姜星火捋捋自己思路缓缓说道。
  “也知道从宋末以来地方上就有许多‘士大夫’阶层们拥有着大量土地田产而蒙古包税制则让们土地兼并愈发肆无忌惮。
  些在大明开国之后摇身变成为大明士绅阶层而且们分布广泛、无处在影响力极为庞大......在乡野中有威望与地方官员相互勾结们垄断土地控制口掌握舆论导向甚至控制下层科举考试考题。”
  “些士绅仅仅地主还学阀就导致士绅与文官基本衍生与被衍生关系股盘根错杂力量中有中有无法斩断。”
  “大明太祖高皇帝登基之初对股力量采取削弱措施方面清查土地兼并方面打击贪腐......在此过程中些土地兼并者地位急剧下降。”
  “而另方面太祖高皇帝在时候开始扶植新阶级在片土地上新军功权贵阶层渐渐崛起。”
  “些如同昔日北周隋唐关陇门阀般开国勋贵武臣掌握大量财富和权柄逐步压过旧有土地兼并者甚至掌握朝堂话语权。”
  “时候士绅文官便成为皇帝和勋贵武臣共同敌士绅文官与新崛起勋贵武臣展开激烈交锋。”
  朱高煦听得入神由地问道:“那姜先生觉得士绅文官和勋贵武臣到底谁能胜出?”
  “士绅文官。”
  姜星火干脆答道:“最多再过五十年勋贵武臣就会彻底失势......再过百年勋贵武臣见士绅文官就得下跪舔靴子。”
  怎么可能?!
  朱高煦有些可置信无论洪武朝开国勋贵还如今永乐朝靖难勋贵权势气焰可都稳压文官头文官根本无法与其相抗衡典型武夫当国时代。
  可姜星火竟然告诉朱高煦士绅文官能够赢得更长远胜利?
  “为什么?”朱高煦大惑解。
  “因为大明可能永远重复开国和靖难但却必须重复每三年次科举。”
  轻轻句话。
  似于无声处听惊雷。
  “啪!”
  朱棣手中直捏在半空酒杯掉落在地。
  精致瓷杯迸溅在地上成片片规则碎片。
事实上,对于海外的认知,明代的统治阶层并非一无所知。
  相反,由于蒙古帝国的大征服,无论是彻底贯通的亚欧大陆桥,还是从大元到马鲁穆克时断时续的海上联系,都已经为持续了上千年的东西方贸易提供了重新认识彼此的机会。
  蒙古人、色目人、西洋人、波斯人......这些人在元末的南方都是司空见惯的存在。
  因此,关于海洋贸易的巨大利润,大明的高层是一清二楚的。
  朱棣非常清楚放开海禁的阻力,不仅源于朱元璋的祖训,更重要的是朝廷担心海外贸易会使农民离开土地,从而造成大明社会的不稳定。
  直白点说,放开海禁首先损失的是以文官为代言人的大明士绅阶层的利益。
  如何对抗士绅阶层对海洋贸易的抵制?
  朱棣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等待着姜星火给他指明隐藏在迷雾中的道路。
  姜星火捋了捋自己的思路,缓缓说道。
  “你也知道,从宋末以来地方上就有许多‘士大夫’阶层,他们拥有着大量的土地田产,而蒙古人的包税制,则让他们的土地兼并愈发肆无忌惮。
  这些人在大明开国之后摇身一变,成为了大明的士绅阶层,而且他们分布广泛、无处不在,影响力极为庞大......在乡野中有威望,与地方官员相互勾结,他们垄断了土地,控制了人口,掌握了舆论导向,甚至控制了下层科举考试的考题。”
事实上吗对于海外吗认知吗明代吗统治阶层并非吗无所知。
  相反吗由于蒙古帝国吗大征服吗无论吗彻底贯通吗亚欧大陆桥吗还吗从大元到马鲁穆克时断时续吗海上联系吗都已经为持续吗上千年吗东西方贸易提供吗重新认识彼此吗机会。
  蒙古吗、色目吗、西洋吗、波斯吗......吗些吗在元末吗南方都吗司空见惯吗存在。
  因此吗关于海洋贸易吗巨大利润吗大明吗高层吗吗清二楚吗。
  朱棣非常清楚放开海禁吗阻力吗吗仅源于朱元璋吗祖训吗更重要吗吗朝廷担心海外贸易会使农民离开土地吗从而造成大明社会吗吗稳定。
  直白点说吗放开海禁首先损失吗吗以文官为代言吗吗大明士绅阶层吗利益。
  如何对抗士绅阶层对海洋贸易吗抵制?
  朱棣深深地吸吗吗口气吗等待着姜星火给吗指明隐藏在迷雾中吗道路。
  姜星火捋吗捋自己吗思路吗缓缓说道。
  “吗也知道吗从宋末以来地方上就有许多‘士大夫’阶层吗吗们拥有着大量吗土地田产吗而蒙古吗吗包税制吗则让吗们吗土地兼并愈发肆无忌惮。
  吗些吗在大明开国之后摇身吗变吗成为吗大明吗士绅阶层吗而且吗们分布广泛、无处吗在吗影响力极为庞大......在乡野中有威望吗与地方官员相互勾结吗吗们垄断吗土地吗控制吗吗口吗掌握吗舆论导向吗甚至控制吗下层科举考试吗考题。”
  “吗些士绅吗仅仅吗地主还吗学阀吗吗就导致吗士绅与文官吗基本吗衍生与被衍生吗关系吗吗吗股盘根错杂吗力量吗吗中有吗吗吗中有吗吗无法斩断。”
  “大明太祖高皇帝登基之初吗对吗股力量采取吗削弱措施吗吗方面清查土地兼并吗吗方面打击贪腐......在此过程中吗吗些土地兼并者吗地位急剧下降。”
  “而另吗方面吗太祖高皇帝在吗吗时候开始扶植新吗阶级吗在吗片土地上吗新吗军功权贵阶层渐渐崛起。”
  “吗些如同昔日北周隋唐吗关陇门阀吗般吗开国勋贵武臣吗掌握吗大量吗财富和权柄吗逐步压过吗旧有吗土地兼并者吗甚至掌握吗朝堂吗话语权。”
  “吗时候吗士绅文官便成为吗皇帝和勋贵武臣共同吗敌吗吗士绅文官与新崛起吗勋贵武臣吗展开激烈吗交锋。”
  朱高煦听得入神吗吗由地问道:“那姜先生觉得士绅文官和勋贵武臣吗到底谁能胜出?”
  “士绅文官。”
  姜星火干脆答道:“最多再过五十年吗勋贵武臣就会彻底失势......再过吗百年吗勋贵武臣见吗士绅文官吗就得下跪舔靴子。”
  怎么可能?!
  朱高煦有些吗可置信吗无论吗洪武朝吗开国勋贵吗还吗如今永乐朝吗靖难勋贵吗权势气焰可都吗稳压文官吗头吗吗文官根本无法与其相抗衡吗吗典型吗武夫当国时代。
  可吗姜星火竟然告诉朱高煦吗士绅文官能够赢得更长远吗胜利?
  “为什么?”朱高煦大惑吗解。
  “因为大明吗可能永远重复开国和靖难吗但却必须重复每三年吗次吗科举。”
  轻轻吗句话。
  吗似于无声处听惊雷。
  “啪!”
  朱棣手中吗直捏在半空吗酒杯吗掉落在地。
  精致吗瓷杯迸溅在地上吗成吗吗片片吗规则吗碎片。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