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天人清且安

下载免费读
夜晚,中秋月明之际。
  不知是何缘故,诏狱竟然大发善心,每人发了一块粗劣月饼......有趣的是,此时甭管是过去压根看不上这种月饼的达官显贵,还是难得吃上月饼的穷苦人家,大多都是舍不得吃的。
  便是有食用的,也还是用衣襟托着缓缓咀嚼,细细品尝,仿佛这便是自己剩下的命一般。
  很显然,很多囚徒都意识到,自己吃不到下次中秋的月饼了,这种对死亡的恐惧,压过了中秋的思念。
  当然,也不是所有人吃的都是这种粗劣月饼,至少钞能力战士不是。
  姜星火眼睁睁地看到,大胡子高羽用了一粒月光下闪烁着耀眼金芒的金豆子,贿赂了狱卒,把他自己给弄了进来。
  “这么好的月色,你不睡觉的吗?”
  朱高煦没有回答,他抚着大胡子,手里拿着一块月饼,竟是对月吟诗起来,显然心情是极好的。
  三弟朱高燧带着父皇朱棣的命令来探望他,更是征询了他关于削藩的意见。
  朱高煦直接把姜星火的计策写进了奏折了,眼下正等着父皇在中秋宴上夸赞他呢,当然心情好的很。
  “小时不识月,呼作白玉盘,又疑瑶台镜,飞在青云端。”
  姜星火依旧躺在稻草堆上,甚至跟着打起了节拍。
  可却没了下文。
  “然后呢?”姜星火不禁问道。
  “小时候念书就记下这几句,剩下早忘脑后了。”
  朱高煦干脆答道,同时也同样干脆地把一个月饼塞进嘴里,连渣都没剩下。
  “那时候...读书...老头子给俺请最好的先生...”
  咀嚼了两下囫囵吞下,朱高煦擦了擦嘴说道:“可俺从小就不爱学,那些先生讲的之乎者也搞得俺头晕得很,若是小时候能遇到姜先生这般肯讲道理的,或许俺现在还有点学识。”
  “你爹也是为你好吧。”姜星火咬下一块月饼,慢慢吃着说道。
  听到这句话,朱高煦先是习惯性的怒意,随后便泄下了气来,颓然叹息道。
  “俺念不进去书,老头子便打我,像打狗一样拎着鞭子当着很多人的面打。俺那时候倔,越打就越不念,后来也就不了了之了......现在想来,老头子或许真是为我好吧。”
  “可俺还是恨他!”朱高煦咬牙切齿地嚼了一块月饼说着。
  吃完月饼,姜星火仰着头躺倒在稻草堆上,并没有好为人师解决家庭纠纷的毛病,只是静静地听着。
  或许对方也只需要一个听众。
  “老头子跟俺说俺不是个读书种子,便送去习了武,勋贵世家嘛,洪武开国时从沙场上滚出来的老卒都供了几個,都说俺天生就是当将军的料。”
  朱高煦蹲在稻草堆旁依旧气愤难平:“靖难的时候,老头子跟俺说大哥要看着家业,便让俺带兵去拼命,还许了我将来继承他的爵位......嗬,现在俺沦落诏狱,他连一眼都不来看!”
  “中秋节,让俺一个人在诏狱里待着。”
  “就像俺是条道边败犬似的!”
  “呸!”
  “高羽。”姜星火同情地看了大胡子一眼,只说道:“你倒是与永乐帝的二儿子有几分类似。没事,人家当皇帝的大饼都没吃到,你这不比他落差感小多了?”
  闻言,朱高煦心中一紧,差点以为姜星火看破了自己身份。
夜晚中秋月明之际不知是何缘故诏狱竟然大发善心每人发了一块粗劣月饼有趣的是此时甭管是过去压根看不上这种月饼的达官显贵还是难得吃上月饼的穷苦人家大多都是舍不得吃的便是有食用的也还是用衣襟托着缓缓咀嚼细细品尝仿佛这便是自己剩下的命一般很显然很多囚徒都意识到自己吃不到下次中秋的月饼了这种对死亡的恐惧压过了中秋的思念当然也不是所有人吃的都是这种粗劣月饼至少钞能力战士不是姜星火眼睁睁地看到大胡子高羽用了一粒月光下闪烁着耀眼金芒的金豆子贿赂了狱卒把他自己给弄了进来这么好的月色你不睡觉的吗朱高煦没有回答他抚着大胡子手里拿着一块月饼竟是对月吟诗起来显然心情是极好的三弟朱高燧带着父皇朱棣的命令来探望他更是征询了他关于削藩的意见朱高煦直接把姜星火的计策写进了奏折了眼下正等着父皇在中秋宴上夸赞他呢当然心情好的很小时不识月呼作白玉盘又疑瑶台镜飞在青云端姜星火依旧躺在稻草堆上甚至跟着打起了节拍可却没了下文然后呢姜星火不禁问道小时候念书就记下这几句剩下早忘脑后了朱高煦干脆答道同时也同样干脆地把一个月饼塞进嘴里连渣都没剩下那时候读书老头子给俺请最好的先生咀嚼了两下囫囵吞下朱高煦擦了擦嘴说道可俺从小就不爱学那些先生讲的之乎者也搞得俺头晕得很若是小时候能遇到姜先生这般肯讲道理的或许俺现在还有点学识你爹也是为你好吧姜星火咬下一块月饼慢慢吃着说道听到这句话朱高煦先是习惯性的怒意随后便泄下了气来颓然叹息道俺念不进去书老头子便打我像打狗一样拎着鞭子当着很多人的面打俺那时候倔越打就越不念后来也就不了了之了现在想来老头子或许真是为我好吧可俺还是恨他朱高煦咬牙切齿地嚼了一块月饼说着吃完月饼姜星火仰着头躺倒在稻草堆上并没有好为人师解决家庭纠纷的毛病只是静静地听着或许对方也只需要一个听众老头子跟俺说俺不是个读书种子便送去习了武勋贵世家嘛洪武开国时从沙场上滚出来的老卒都供了几個都说俺天生就是当将军的料朱高煦蹲在稻草堆旁依旧气愤难平靖难的时候老头子跟俺说大哥要看着家业便让俺带兵去拼命还许了我将来继承他的爵位嗬现在俺沦落诏狱他连一眼都不来看中秋节让俺一个人在诏狱里待着就像俺是条道边败犬似的呸高羽姜星火同情地看了大胡子一眼只说道你倒是与永乐帝的二儿子有几分类似没事人家当皇帝的大饼都没吃到你这不比他落差感小多了闻言朱高煦心中一紧差点以为姜星火看破了自己身份夜晚中秋月明之际。
  知何缘故诏狱竟然大发善心每发块粗劣月饼......有趣此时甭管过去压根看上种月饼达官显贵还难得吃上月饼穷苦家大多都舍得吃。
  便有食用也还用衣襟托着缓缓咀嚼细细品尝仿佛便自己剩下命般。
  很显然很多囚徒都意识到自己吃到下次中秋月饼种对死亡恐惧压过中秋思念。
  当然也所有吃都种粗劣月饼至少钞能力战士。
  姜星火眼睁睁地看到大胡子高羽用粒月光下闪烁着耀眼金芒金豆子贿赂狱卒把自己给弄进来。
  “么月色睡觉?”
  朱高煦没有回答抚着大胡子手里拿着块月饼竟对月吟诗起来显然心情极。
  三弟朱高燧带着父皇朱棣命令来探望更征询关于削藩意见。
  朱高煦直接把姜星火计策写进奏折眼下正等着父皇在中秋宴上夸赞呢当然心情很。
  “小时识月呼作白玉盘又疑瑶台镜飞在青云端。”
  姜星火依旧躺在稻草堆上甚至跟着打起节拍。
  可却没下文。
  “然后呢?”姜星火禁问道。
  “小时候念书就记下几句剩下早忘脑后。”
  朱高煦干脆答道同时也同样干脆地把月饼塞进嘴里连渣都没剩下。
  “那时候...读书...老头子给俺请最先生...”
  咀嚼两下囫囵吞下朱高煦擦擦嘴说道:“可俺从小就爱学那些先生讲之乎者也搞得俺头晕得很若小时候能遇到姜先生般肯讲道理或许俺现在还有点学识。”
  “爹也为。”姜星火咬下块月饼慢慢吃着说道。
  听到句话朱高煦先习惯性怒意随后便泄下气来颓然叹息道。
  “俺念进去书老头子便打像打狗样拎着鞭子当着很多面打。俺那时候倔越打就越念后来也就之......现在想来老头子或许真为。”
  “可俺还恨!”朱高煦咬牙切齿地嚼块月饼说着。
  吃完月饼姜星火仰着头躺倒在稻草堆上并没有为师解决家庭纠纷毛病只静静地听着。
  或许对方也只需要听众。
  “老头子跟俺说俺读书种子便送去习武勋贵世家嘛洪武开国时从沙场上滚出来老卒都供几個都说俺天生就当将军料。”
  朱高煦蹲在稻草堆旁依旧气愤难平:“靖难时候老头子跟俺说大哥要看着家业便让俺带兵去拼命还许将来继承爵位......嗬现在俺沦落诏狱连眼都来看!”
  “中秋节让俺在诏狱里待着。”
  “就像俺条道边败犬似!”
  “呸!”
  “高羽。”姜星火同情地看大胡子眼只说道:“倒与永乐帝二儿子有几分类似。没事家当皇帝大饼都没吃到比落差感小多?”
  闻言朱高煦心中紧差点以为姜星火看破自己身份。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