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一百万石!

下载免费读
皇宫中,此时正在举行盛大的中秋晚宴。
  夜幕降临之后,天空中绽放着五彩缤纷的烟花,那绚烂夺目的光芒,让整个皇宫都笼罩在了璀璨之中。
  今天是中秋节,本来是阖家团圆、欢聚一堂的日子。但是,这样喜庆的日子里,却有很多人的心情并不如外表看上去的那么轻松。
  大皇子朱高炽牵着皇长孙朱瞻基的手,坐在永乐帝的左手下侧,而永乐帝右侧并坐着的则是徐皇后,永乐帝和徐皇后的右手下侧的位置,则空无一人。
  而更下面,则是诸藩与一些代表诸藩的世子、王子、使臣。
  文武官员则依着左右两列坐了下去,位列百官之首的是曹国公李景隆,右侧武将之首的则是淇国公丘福。
  “待会儿去给你皇爷爷问安,知道吗?”
  朱高炽胖胖的身躯坐在那里,像是一头憨厚的熊,他把儿子朱瞻基抱在怀里,贴着耳朵低声说道。
  “嗯!”
  朱瞻基用力地点点头,小脸上并无紧张之色。
  大皇子朱高炽很清楚,“好圣孙”是他争夺皇位极为有分量的凭仗,因此平时都将朱瞻基保护的很好,亲自看管着,绝对不会让儿子重蹈洪武朝皇长孙朱雄英的覆辙。
  而就在朱瞻基脸上绽放笑容,迈开腿准备向永乐帝和徐皇后跑去时,却突然止住了脚步。
  身着斗牛服的三叔朱高燧,与侍立在永乐帝身后的马和打了个招呼后,径直疾步走到朱棣身侧要说些什么。
  小小的朱瞻基尴尬地站在永乐帝的身侧,还好他反应快,直接快跑两步,窜到了向他招手的徐皇后怀里。
  永乐帝听后,拍了拍手,正在交谈的宗室、勋戚、文武大臣们,纷纷肃静抬起头来。
  “今日是中秋佳节,是一家团圆的日子。”
  这是正式的国宴,朱棣的穿着非常正式,头戴金博山通天冠,以玉簪束发,身着垂到膝间的绛纱袍,腰间挂着革带、佩绶,脚踏白袜黑靴。
  随着朱棣的发言,中秋宴会现场顿时鸦雀无声。
  “可惜,却有一些人并没能看到这个团团圆圆的日子。”
  说罢,朱棣双手捧着酒盏,站了起来。
  这时的朱棣,与在大天界寺中跟道衍叙话时的昂然而立,绝然不同。
皇宫中此时正在举行盛大的中秋晚宴夜幕降临之后天空中绽放着五彩缤纷的烟花那绚烂夺目的光芒让整个皇宫都笼罩在了璀璨之中今天是中秋节本来是阖家团圆欢聚一堂的日子但是这样喜庆的日子里却有很多人的心情并不如外表看上去的那么轻松大皇子朱高炽牵着皇长孙朱瞻基的手坐在永乐帝的左手下侧而永乐帝右侧并坐着的则是徐皇后永乐帝和徐皇后的右手下侧的位置则空无一人而更下面则是诸藩与一些代表诸藩的世子王子使臣文武官员则依着左右两列坐了下去位列百官之首的是曹国公李景隆右侧武将之首的则是淇国公丘福待会儿去给你皇爷爷问安知道吗朱高炽胖胖的身躯坐在那里像是一头憨厚的熊他把儿子朱瞻基抱在怀里贴着耳朵低声说道嗯朱瞻基用力地点点头小脸上并无紧张之色大皇子朱高炽很清楚好圣孙是他争夺皇位极为有分量的凭仗因此平时都将朱瞻基保护的很好亲自看管着绝对不会让儿子重蹈洪武朝皇长孙朱雄英的覆辙而就在朱瞻基脸上绽放笑容迈开腿准备向永乐帝和徐皇后跑去时却突然止住了脚步身着斗牛服的三叔朱高燧与侍立在永乐帝身后的马和打了个招呼后径直疾步走到朱棣身侧要说些什么小小的朱瞻基尴尬地站在永乐帝的身侧还好他反应快直接快跑两步窜到了向他招手的徐皇后怀里永乐帝听后拍了拍手正在交谈的宗室勋戚文武大臣们纷纷肃静抬起头来今日是中秋佳节是一家团圆的日子这是正式的国宴朱棣的穿着非常正式头戴金博山通天冠以玉簪束发身着垂到膝间的绛纱袍腰间挂着革带佩绶脚踏白袜黑靴随着朱棣的发言中秋宴会现场顿时鸦雀无声可惜却有一些人并没能看到这个团团圆圆的日子说罢朱棣双手捧着酒盏站了起来这时的朱棣与在大天界寺中跟道衍叙话时的昂然而立绝然不同朱棣睥睨四顾有着令人威服的帝王霸气无人敢与之对视出乎众臣意料朱棣撩起大袖弯着腰酹酒于地第一杯酒敬四年靖难之役中为平定国难而英勇捐躯的将士们众臣怔了片刻随后竟是曹国公李景隆率先同样酹酒于地同时应道陛下万岁大明万岁陛下万岁大明万岁山呼海啸般的万岁中定然不乏对李景隆的鄙夷但也有红了眼眶的勋贵武将想来是想到了自己死去的兄弟战友们站在勋贵列中稍稍靠后的新城侯张辅更是几度哽咽第二杯酒敬朕的兄弟湘王朱柏建文元年在齐泰和黄子澄两位卧龙凤雏的指导下朱允炆连削了削齐湘代三位亲王废为庶人皇宫中此时正在举行盛大中秋晚宴。
  夜幕降临之后天空中绽放着五彩缤纷烟花那绚烂夺目光芒让整皇宫都笼罩在璀璨之中。
  今天中秋节本来阖家团圆、欢聚堂日子。但样喜庆日子里却有很多心情并如外表看上去那么轻松。
  大皇子朱高炽牵着皇长孙朱瞻基手坐在永乐帝左手下侧而永乐帝右侧并坐着则徐皇后永乐帝和徐皇后右手下侧位置则空无。
  而更下面则诸藩与些代表诸藩世子、王子、使臣。
  文武官员则依着左右两列坐下去位列百官之首曹国公李景隆右侧武将之首则淇国公丘福。
  “待会儿去给皇爷爷问安知道?”
  朱高炽胖胖身躯坐在那里像头憨厚熊把儿子朱瞻基抱在怀里贴着耳朵低声说道。
  “嗯!”
  朱瞻基用力地点点头小脸上并无紧张之色。
  大皇子朱高炽很清楚“圣孙”争夺皇位极为有分量凭仗因此平时都将朱瞻基保护很亲自看管着绝对会让儿子重蹈洪武朝皇长孙朱雄英覆辙。
  而就在朱瞻基脸上绽放笑容迈开腿准备向永乐帝和徐皇后跑去时却突然止住脚步。
  身着斗牛服三叔朱高燧与侍立在永乐帝身后马和打招呼后径直疾步走到朱棣身侧要说些什么。
  小小朱瞻基尴尬地站在永乐帝身侧还反应快直接快跑两步窜到向招手徐皇后怀里。
  永乐帝听后拍拍手正在交谈宗室、勋戚、文武大臣们纷纷肃静抬起头来。
  “今日中秋佳节家团圆日子。”
  正式国宴朱棣穿着非常正式头戴金博山通天冠以玉簪束发身着垂到膝间绛纱袍腰间挂着革带、佩绶脚踏白袜黑靴。
  随着朱棣发言中秋宴会现场顿时鸦雀无声。
  “可惜却有些并没能看到团团圆圆日子。”
  说罢朱棣双手捧着酒盏站起来。
  时朱棣与在大天界寺中跟道衍叙话时昂然而立绝然同。
  朱棣睥睨四顾有着令威服帝王霸气无敢与之对视。
  出乎众臣意料朱棣撩起大袖弯着腰酹酒于地。
  “第杯酒敬四年靖难之役中为平定国难而英勇捐躯将士们。”
  众臣怔片刻随后竟曹国公李景隆率先同样酹酒于地同时应道:“陛下万岁大明万岁!”
  “陛下万岁!”
  “大明万岁!”
  山呼海啸般万岁中定然乏对李景隆鄙夷但也有红眼眶勋贵武将想来想到自己死去兄弟战友们。
  站在勋贵列中稍稍靠后新城侯张辅更几度哽咽。
  “第二杯酒敬朕兄弟湘王朱柏。”
  建文元年在齐泰和黄子澄两位卧龙凤雏指导下朱允炆连削削齐、湘、代三位亲王废为庶。
皇宫中,此时正在举行盛大的中秋晚宴。
  夜幕降临之后,天空中绽放着五彩缤纷的烟花,那绚烂夺目的光芒,让整个皇宫都笼罩在了璀璨之中。
  今天是中秋节,本来是阖家团圆、欢聚一堂的日子。但是,这样喜庆的日子里,却有很多人的心情并不如外表看上去的那么轻松。
  大皇子朱高炽牵着皇长孙朱瞻基的手,坐在永乐帝的左手下侧,而永乐帝右侧并坐着的则是徐皇后,永乐帝和徐皇后的右手下侧的位置,则空无一人。
  而更下面,则是诸藩与一些代表诸藩的世子、王子、使臣。
  文武官员则依着左右两列坐了下去,位列百官之首的是曹国公李景隆,右侧武将之首的则是淇国公丘福。
  “待会儿去给你皇爷爷问安,知道吗?”
  朱高炽胖胖的身躯坐在那里,像是一头憨厚的熊,他把儿子朱瞻基抱在怀里,贴着耳朵低声说道。
  “嗯!”
  朱瞻基用力地点点头,小脸上并无紧张之色。
  大皇子朱高炽很清楚,“好圣孙”是他争夺皇位极为有分量的凭仗,因此平时都将朱瞻基保护的很好,亲自看管着,绝对不会让儿子重蹈洪武朝皇长孙朱雄英的覆辙。
皇宫中,此时正在举行盛大的中秋晚宴。
  夜幕降临之后,天空中绽放着五彩缤纷的烟花,那绚烂夺目的光芒,让整个皇宫都笼罩在了璀璨之中。
  今天是中秋节,本来是阖家团圆、欢聚一堂的日子。但是,这样喜庆的日子里,却有很多人的心情并不如外表看上去的那么轻松。
  大皇子朱高炽牵着皇长孙朱瞻基的手,坐在永乐帝的左手下侧,而永乐帝右侧并坐着的则是徐皇后,永乐帝和徐皇后的右手下侧的位置,则空无一人。
  而更下面,则是诸藩与一些代表诸藩的世子、王子、使臣。
  文武官员则依着左右两列坐了下去,位列百官之首的是曹国公李景隆,右侧武将之首的则是淇国公丘福。
  “待会儿去给你皇爷爷问安,知道吗?”
  朱高炽胖胖的身躯坐在那里,像是一头憨厚的熊,他把儿子朱瞻基抱在怀里,贴着耳朵低声说道。
  “嗯!”
  朱瞻基用力地点点头,小脸上并无紧张之色。
  大皇子朱高炽很清楚,“好圣孙”是他争夺皇位极为有分量的凭仗,因此平时都将朱瞻基保护的很好,亲自看管着,绝对不会让儿子重蹈洪武朝皇长孙朱雄英的覆辙。
  而就在朱瞻基脸上绽放笑容,迈开腿准备向永乐帝和徐皇后跑去时,却突然止住了脚步。
  身着斗牛服的三叔朱高燧,与侍立在永乐帝身后的马和打了个招呼后,径直疾步走到朱棣身侧要说些什么。
  小小的朱瞻基尴尬地站在永乐帝的身侧,还好他反应快,直接快跑两步,窜到了向他招手的徐皇后怀里。
  永乐帝听后,拍了拍手,正在交谈的宗室、勋戚、文武大臣们,纷纷肃静抬起头来。
  “今日是中秋佳节,是一家团圆的日子。”
  这是正式的国宴,朱棣的穿着非常正式,头戴金博山通天冠,以玉簪束发,身着垂到膝间的绛纱袍,腰间挂着革带、佩绶,脚踏白袜黑靴。
  随着朱棣的发言,中秋宴会现场顿时鸦雀无声。
  “可惜,却有一些人并没能看到这个团团圆圆的日子。”
  说罢,朱棣双手捧着酒盏,站了起来。
  这时的朱棣,与在大天界寺中跟道衍叙话时的昂然而立,绝然不同。
  朱棣睥睨四顾,有着令人威服的帝王霸气,无人敢与之对视。
  出乎众臣意料,朱棣撩起大袖弯着腰,酹酒于地。
  “第一杯酒,敬四年靖难之役中,为平定国难而英勇捐躯的将士们。”
  众臣怔了片刻,随后竟是曹国公李景隆率先同样酹酒于地,同时应道:“陛下万岁,大明万岁!”
  “陛下万岁!”
  “大明万岁!”
  山呼海啸般的万岁中,定然不乏对李景隆的鄙夷,但也有红了眼眶的勋贵武将,想来是想到了自己死去的兄弟战友们。
  站在勋贵列中稍稍靠后的新城侯张辅,更是几度哽咽。
  “第二杯酒,敬朕的兄弟湘王朱柏。”
  建文元年,在齐泰和黄子澄两位卧龙凤雏的指导下,朱允炆连削了削齐、湘、代三位亲王,废为庶人。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