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突破

下载免费读
天际才出现一丝淡蓝,风家的小辈们便是纷纷起床来到习武场。
  才是打了两拳,风浩就觉得浑身不带劲。
  “试试虎动篇!”
  想到就做,虎动篇第一个图案便是呈现在脑海,他身子一伏,便是匍匐在地。
  “呼...呼...”
  调整着吐纳的节奏,他缓缓的起伏着,才是少许,就已经大汗淋淋。
  “坚持!坚持!”
  他心中默默的念着。
  每做一次,他都能感觉到自己得到了提升,一天内,做了不到五十次,恍惚间,他竟然感觉自己已经探到了三级高阶的门槛。
  汗水已经模糊了他的眼睛,而后滴落下地,这个时候,不断的有风家的小辈们赶来,看着他摆的这个怪异的姿势也给愣住了。
  偷懒?又不像。
  “有那么辛苦么?”
  看上去是一个很简单的动作,而风浩却是一幅坚持不住的模样,不由得,这些小辈们怀疑起来。
  “试试!”
天际才出现一丝淡蓝风家的小辈们便是纷纷起床来到习武场才是打了两拳风浩就觉得浑身不带劲试试虎动篇想到就做虎动篇第一个图案便是呈现在脑海他身子一伏便是匍匐在地呼呼调整着吐纳的节奏他缓缓的起伏着才是少许就已经大汗淋淋坚持坚持他心中默默的念着每做一次他都能感觉到自己得到了提升一天内做了不到五十次恍惚间他竟然感觉自己已经探到了三级高阶的门槛汗水已经模糊了他的眼睛而后滴落下地这个时候不断的有风家的小辈们赶来看着他摆的这个怪异的姿势也给愣住了偷懒又不像有那么辛苦么看上去是一个很简单的动作而风浩却是一幅坚持不住的模样不由得这些小辈们怀疑起来试试有几个小辈也试着伏下身去身子起伏却是极为轻松嗤竟然还有心思在这装模作样试过之后他们都是不屑的嗤了一声看向风浩的目光都是带着鄙夷在干什么一个大声的呵斥声传了过来让的围观的小辈们身子一颤有的连忙起身有的站好姿势就开始打拳不用说是风仁来了看着乱糟糟的习武场风仁铁青着一张脸跨着大步走了过来本来这几天发生的事就让他够心烦意燥的了看着这些小辈们却还是如此的不争气他心中怒火涌动小辈们让开一条道来风浩的身形便是呈现在他眼前呼呼那缓缓浮动的动作那般的吐纳就如一头强健而凶猛的魔兽在那潜伏随时都能暴起噬人只是一眼武师中阶的风仁便是看出一些道道来他目中的震怒逐渐的转变成震惊看着那道浮动的幼嫩身形他的呼吸在那悄然间也是急促了起来这已经不是简单的起起伏伏了每一次的起带动着浑身上下每一块肌肉拉缩每一次伏都是力道的精确控制这怎么可能他是如何做到的风仁被震惊的说不出话来力道的这般精确的控制怎么可能是一个才是三级武徒的少年能做的出来的难道是锻体功法想到这他的眼皮一抖许久这些小辈们也没听到他的呵斥声一个个偷偷的用眼角余光瞟了瞟便是看见了他的异象没有声音发出这些小辈们也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所有的目光都是注视着那道起起伏伏的身影久而久之他们便是发现自己与他做的似乎有不同的地方但是却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便只能一直看着坚持坚持风浩已经听不到周围的声音他的耳边只有肌肉的蠕动与骨骼的磨蹭之音他更不知道风仁已经来到他只知道自己似乎要突破了不多时辟哩吧啦一阵阵脆响从他身躯的每一个环节响彻开来在安静的习武场上显得那般的响亮天际才出现丝淡蓝风家小辈们便纷纷起床来到习武场。
  才打两拳风浩就觉得浑身带劲。
  “试试虎动篇!”
  想到就做虎动篇第图案便呈现在脑海身子伏便匍匐在地。
  “呼...呼...”
  调整着吐纳节奏缓缓起伏着才少许就已经大汗淋淋。
  “坚持!坚持!”
  心中默默念着。
  每做次都能感觉到自己得到提升天内做到五十次恍惚间竟然感觉自己已经探到三级高阶门槛。
  汗水已经模糊眼睛而后滴落下地时候断有风家小辈们赶来看着摆怪异姿势也给愣住。
  偷懒?又像。
  “有那么辛苦么?”
  看上去很简单动作而风浩却幅坚持住模样由得些小辈们怀疑起来。
  “试试!”
  有几小辈也试着伏下身去身子起伏却极为轻松。
  “嗤!竟然还有心思在装模作样!”
  试过之后们都屑嗤声看向风浩目光都带着鄙夷。
  “在干什么?!”
  大声呵斥声传过来让围观小辈们身子颤有连忙起身有站姿势就开始打拳。
  用说风仁来。
  看着乱糟糟习武场风仁铁青着张脸跨着大步走过来。
  本来几天发生事就让够心烦意燥看着些小辈们却还如此争气心中怒火涌动。
  小辈们让开条道来风浩身形便呈现在眼前。
  “呼...呼...”
  那缓缓浮动动作那般吐纳就如头强健而凶猛魔兽在那潜伏随时都能暴起噬。
  只眼武师中阶风仁便看出些道道来目中震怒逐渐转变成震惊看着那道浮动幼嫩身形呼吸在那悄然间也急促起来。
  已经简单起起伏伏每次起带动着浑身上下每块肌肉拉缩每次伏都力道精确控制!
  “怎么可能?如何做到?”
  风仁被震惊说出话来。
  力道般精确控制怎么可能才三级武徒少年能做出来?
  “难道锻体功法?”
  想到眼皮抖。
  许久些小辈们也没听到呵斥声偷偷用眼角余光瞟瞟便看见异象。
  没有声音发出些小辈们也停下手中动作所有目光都注视着那道起起伏伏身影。
  久而久之们便发现自己与做似乎有同地方但却又说出所以然来便只能直看着。
  “坚持!坚持!”
  风浩已经听到周围声音耳边只有肌肉蠕动与骨骼磨蹭之音更知道风仁已经来到只知道自己似乎要突破!
  多时...
  “辟哩啦!”
  阵阵脆响从身躯每环节响彻开来在安静习武场上显得那般响亮。
天际才出现一丝淡蓝,风家的小辈们便是纷纷起床来到习武场。
  才是打了两拳,风浩就觉得浑身不带劲。
  “试试虎动篇!”
  想到就做,虎动篇第一个图案便是呈现在脑海,他身子一伏,便是匍匐在地。
  “呼...呼...”
  调整着吐纳的节奏,他缓缓的起伏着,才是少许,就已经大汗淋淋。
  “坚持!坚持!”
  他心中默默的念着。
  每做一次,他都能感觉到自己得到了提升,一天内,做了不到五十次,恍惚间,他竟然感觉自己已经探到了三级高阶的门槛。
  汗水已经模糊了他的眼睛,而后滴落下地,这个时候,不断的有风家的小辈们赶来,看着他摆的这个怪异的姿势也给愣住了。
  偷懒?又不像。
  “有那么辛苦么?”
  看上去是一个很简单的动作,而风浩却是一幅坚持不住的模样,不由得,这些小辈们怀疑起来。
  “试试!”
  有几个小辈也试着伏下身去,身子起伏,却是极为轻松。
  “嗤!竟然还有心思在这装模作样!”
  试过之后,他们都是不屑的嗤了一声,看向风浩的目光都是带着鄙夷。
  “在干什么?!”
  一个大声的呵斥声传了过来,让的围观的小辈们身子一颤,有的连忙起身,有的站好姿势就开始打拳。
  不用说,是风仁来了。
  看着乱糟糟的习武场,风仁铁青着一张脸,跨着大步走了过来。
  本来这几天发生的事,就让他够心烦意燥的了,看着这些小辈们却还是如此的不争气,他心中怒火涌动。
  小辈们让开一条道来,风浩的身形便是呈现在他眼前。
  “呼...呼...”
  那缓缓浮动的动作,那般的吐纳,就如一头强健而凶猛的魔兽在那潜伏,随时都能暴起噬人。
  只是一眼,武师中阶的风仁,便是看出一些道道来,他目中的震怒逐渐的转变成震惊,看着那道浮动的幼嫩身形,他的呼吸在那悄然间也是急促了起来。
  这已经不是简单的起起伏伏了,每一次的起,带动着浑身上下每一块肌肉拉缩,每一次伏,都是力道的精确控制!
  “这怎么可能?他是如何做到的?”
  风仁被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力道的这般精确的控制,怎么可能是一个才是三级武徒的少年能做的出来的?
  “难道是锻体功法?”
  想到这,他的眼皮一抖。
  许久,这些小辈们也没听到他的呵斥声,一个个偷偷的用眼角余光瞟了瞟,便是看见了他的异象。
天际才出现一丝淡蓝,风家的小辈们便是纷纷起床来到习武场。
  才是打了两拳,风浩就觉得浑身不带劲。
  “试试虎动篇!”
  想到就做,虎动篇第一个图案便是呈现在脑海,他身子一伏,便是匍匐在地。
  “呼...呼...”
  调整着吐纳的节奏,他缓缓的起伏着,才是少许,就已经大汗淋淋。
  “坚持!坚持!”
  他心中默默的念着。
  每做一次,他都能感觉到自己得到了提升,一天内,做了不到五十次,恍惚间,他竟然感觉自己已经探到了三级高阶的门槛。
  汗水已经模糊了他的眼睛,而后滴落下地,这个时候,不断的有风家的小辈们赶来,看着他摆的这个怪异的姿势也给愣住了。
  偷懒?又不像。
  “有那么辛苦么?”
  看上去是一个很简单的动作,而风浩却是一幅坚持不住的模样,不由得,这些小辈们怀疑起来。
  “试试!”
  有几个小辈也试着伏下身去,身子起伏,却是极为轻松。
  “嗤!竟然还有心思在这装模作样!”
  试过之后,他们都是不屑的嗤了一声,看向风浩的目光都是带着鄙夷。
  “在干什么?!”
  一个大声的呵斥声传了过来,让的围观的小辈们身子一颤,有的连忙起身,有的站好姿势就开始打拳。
  不用说,是风仁来了。
  看着乱糟糟的习武场,风仁铁青着一张脸,跨着大步走了过来。
  本来这几天发生的事,就让他够心烦意燥的了,看着这些小辈们却还是如此的不争气,他心中怒火涌动。
  小辈们让开一条道来,风浩的身形便是呈现在他眼前。
  “呼...呼...”
  那缓缓浮动的动作,那般的吐纳,就如一头强健而凶猛的魔兽在那潜伏,随时都能暴起噬人。
  只是一眼,武师中阶的风仁,便是看出一些道道来,他目中的震怒逐渐的转变成震惊,看着那道浮动的幼嫩身形,他的呼吸在那悄然间也是急促了起来。
  这已经不是简单的起起伏伏了,每一次的起,带动着浑身上下每一块肌肉拉缩,每一次伏,都是力道的精确控制!
  “这怎么可能?他是如何做到的?”
  风仁被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力道的这般精确的控制,怎么可能是一个才是三级武徒的少年能做的出来的?
  “难道是锻体功法?”
  想到这,他的眼皮一抖。
  许久,这些小辈们也没听到他的呵斥声,一个个偷偷的用眼角余光瞟了瞟,便是看见了他的异象。
  没有声音发出,这些小辈们也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所有的目光都是注视着那道起起伏伏的身影。
  久而久之,他们便是发现,自己与他做的似乎有不同的地方,但是却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便只能一直看着。
  “坚持!坚持!”
  风浩已经听不到周围的声音,他的耳边只有肌肉的蠕动,与骨骼的磨蹭之音,他更不知道风仁已经来到,他只知道,自己似乎要突破了!
  不多时...
  “辟哩吧啦!”
  一阵阵脆响从他身躯的每一个环节响彻开来,在安静的习武场上,显得那般的响亮。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