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神农药典

下载免费读
一个家族,锻体攻法的好坏,关系到下一代的成长,所以说,锻体攻法,价值更是在武技之上。
  “你能确定?”
  风尘也换上了一脸的严肃,直视着风仁。
  自己的儿子,他再也清楚不过,每天每日不是长拳就是打木桩,怎么可能突然就拥有黄级高阶的锻体攻法?
  “嗯,而且,只高不低!”
  风仁缓缓点头。
  “只高不低?”
  四位长老,风烈都是被震撼到了,最少都是黄级高阶,那不是说还有可能是玄级?
一个家族锻体攻法的好坏关系到下一代的成长所以说锻体攻法价值更是在武技之上你能确定风尘也换上了一脸的严肃直视着风仁自己的儿子他再也清楚不过每天每日不是长拳就是打木桩怎么可能突然就拥有黄级高阶的锻体攻法嗯而且只高不低风仁缓缓点头只高不低四位长老风烈都是被震撼到了最少都是黄级高阶那不是说还有可能是玄级玄级功法这可不是玉兰这等小城的家族能拥有的我去看看风尘再也坐不住了风仁的模样并不像是在说谎留下一句话他便匆匆的出了议事大厅朝着自己的小院子行去这难道就是他实现誓言的资本几位长老不禁怀疑到事也不处理了几人坐在那里忐忑的等待着消息一本玄级锻体攻法绝对能改变一个家族的命运进入到了院子风尘便是看到风浩匍匐在地上身子带着某种节奏缓缓的起伏着每一个细小的动作都是在拉伸着全身的每一块肌肉从开始的震惊风尘缓缓的平静了下来这绝对是黄级高阶的锻体攻法已经是大武师的他只是看了一遍就清楚这套功法的用途每一块肌肉都受到了锻炼这是何等的惊人更对力道的掌控要求也是极高以后修行武技绝对是要轻易许多真是一举两得之效呼呼风浩有规律的吐纳着虽然每一次的动作都让他感到极大的痛楚但是他的心情却是喜悦的因为他感觉的到自己的体质在迅速的提升着坚持了二十四回他终于是瘫倒在地这套虎动篇太耗力气了他一放松浑身的肌肉便是恢复了正常浩儿风尘迈步走了过来父亲风浩艰难的站起身来随意的抹了抹脸颊上的汗水但是因为力气消耗过度身子也是有些抖动着没事你坐着看着坐在石凳上的儿子风尘心中涌上一股复杂的情绪如果自己从一开始就不是风家家主这之后的事就根本不会发生但是身为风家之人怎么能不管风家之事呢他心下微叹一声父亲嗯我以后能不能不参与晨训了风家的那套长拳只能锻炼的到四肢而已比之虎动篇差了不知道多少倍去了对于风浩来说那真的就是在浪费时间不参加晨训风尘心中一顿再想到刚才的情况那套长拳对于他来说应该没用了可以得到风尘的允许风浩心中一喜这么一来自己又多了一个上午的时间修炼你刚才是在做什么刚才风浩一愣锻体啊锻体那套功法是你悟出来的不是风浩挠了挠头却也不知道怎么说好焚老的事情这是绝对不能说出去的家族锻体攻法坏关系到下代成长所以说锻体攻法价值更在武技之上。
  “能确定?”
  风尘也换上脸严肃直视着风仁。
  自己儿子再也清楚过每天每日长拳就打木桩怎么可能突然就拥有黄级高阶锻体攻法?
  “嗯而且只高低!”
  风仁缓缓点头。
  “只高低?”
  四位长老风烈都被震撼到最少都黄级高阶那说还有可能玄级?
  玄级功法可玉兰等小城家族能拥有。
  “去看看!”
  风尘再也坐住风仁模样并像在说谎留下句话便匆匆出议事大厅朝着自己小院子行去。
  “难道就实现誓言资本?”
  几位长老禁怀疑到。
  事也处理几坐在那里忐忑等待着消息。
  本玄级锻体攻法绝对能改变家族命运!
  进入到院子风尘便看到风浩匍匐在地上身子带着某种节奏缓缓起伏着每细小动作都在拉伸着全身每块肌肉。
  从开始震惊风尘缓缓平静下来。
  绝对黄级高阶锻体攻法!
  已经大武师只看遍就清楚套功法用途。
  每块肌肉都受到锻炼何等惊!
  更对力道掌控要求也极高以后修行武技绝对要轻易许多。
  真举两得之效。
  “呼...呼...”
  风浩有规律吐纳着虽然每次动作都让感到极大痛楚但心情却喜悦因为感觉到自己体质在迅速提升着。
  坚持二十四回终于瘫倒在地。
  套虎动篇太耗力气放松浑身肌肉便恢复正常。
  “浩儿!”
  风尘迈步走过来。
  “父亲!”
  风浩艰难站起身来随意抹抹脸颊上汗水但因为力气消耗过度身子也有些抖动着。
  “没事坐着!”
  看着坐在石凳上儿子风尘心中涌上股复杂情绪。
  如果自己从开始就风家家主之后事就根本会发生。
  但身为风家之怎么能管风家之事呢?
  心下微叹声。
  “父亲!”
  “嗯?”
  “以后能能参与晨训?”
  风家那套长拳只能锻炼到四肢而已比之虎动篇差知道多少倍去对于风浩来说那真就在浪费时间。
  “参加晨训?”
  风尘心中顿再想到刚才情况。
  那套长拳对于来说应该没用。
  “可以!”
  得到风尘允许风浩心中喜么来自己又多上午时间修炼。
  “刚才在做什么?”
  “刚才?”
  风浩愣“锻体啊。”
  “锻体?那套功法悟出来?”
  “!”
  风浩挠挠头却也知道怎么说。
  焚老事情绝对能说出去。
一个家族,锻体攻法的好坏,关系到下一代的成长,所以说,锻体攻法,价值更是在武技之上。
  “你能确定?”
  风尘也换上了一脸的严肃,直视着风仁。
  自己的儿子,他再也清楚不过,每天每日不是长拳就是打木桩,怎么可能突然就拥有黄级高阶的锻体攻法?
  “嗯,而且,只高不低!”
  风仁缓缓点头。
  “只高不低?”
  四位长老,风烈都是被震撼到了,最少都是黄级高阶,那不是说还有可能是玄级?
  玄级功法,这可不是玉兰这等小城的家族能拥有的。
  “我去看看!”
  风尘再也坐不住了,风仁的模样并不像是在说谎,留下一句话,他便匆匆的出了议事大厅,朝着自己的小院子行去。
  “这难道就是他实现誓言的资本?”
  几位长老不禁怀疑到。
  事也不处理了,几人坐在那里忐忑的等待着消息。
  一本玄级锻体攻法,绝对能改变一个家族的命运!
  进入到了院子,风尘便是看到风浩匍匐在地上,身子带着某种节奏,缓缓的起伏着,每一个细小的动作,都是在拉伸着全身的每一块肌肉。
  从开始的震惊,风尘缓缓的平静了下来。
  这绝对是黄级高阶的锻体攻法!
  已经是大武师的他只是看了一遍,就清楚这套功法的用途。
  每一块肌肉都受到了锻炼,这是何等的惊人!
  更,对力道的掌控要求也是极高,以后,修行武技绝对是要轻易许多。
  真是一举两得之效。
  “呼...呼...”
  风浩有规律的吐纳着,虽然每一次的动作都让他感到极大的痛楚,但是,他的心情却是喜悦的,因为,他感觉的到自己的体质在迅速的提升着。
  坚持了二十四回,他终于是瘫倒在地。
  这套虎动篇太耗力气了,他一放松,浑身的肌肉便是恢复了正常。
  “浩儿!”
  风尘迈步走了过来。
  “父亲!”
  风浩艰难的站起身来,随意的抹了抹脸颊上的汗水,但是因为力气消耗过度,身子也是有些抖动着。
  “没事,你坐着!”
  看着坐在石凳上的儿子,风尘心中涌上一股复杂的情绪。
一个家族,锻体攻法的好坏,关系到下一代的成长,所以说,锻体攻法,价值更是在武技之上。
  “你能确定?”
  风尘也换上了一脸的严肃,直视着风仁。
  自己的儿子,他再也清楚不过,每天每日不是长拳就是打木桩,怎么可能突然就拥有黄级高阶的锻体攻法?
  “嗯,而且,只高不低!”
  风仁缓缓点头。
  “只高不低?”
  四位长老,风烈都是被震撼到了,最少都是黄级高阶,那不是说还有可能是玄级?
  玄级功法,这可不是玉兰这等小城的家族能拥有的。
  “我去看看!”
  风尘再也坐不住了,风仁的模样并不像是在说谎,留下一句话,他便匆匆的出了议事大厅,朝着自己的小院子行去。
  “这难道就是他实现誓言的资本?”
  几位长老不禁怀疑到。
  事也不处理了,几人坐在那里忐忑的等待着消息。
  一本玄级锻体攻法,绝对能改变一个家族的命运!
  进入到了院子,风尘便是看到风浩匍匐在地上,身子带着某种节奏,缓缓的起伏着,每一个细小的动作,都是在拉伸着全身的每一块肌肉。
  从开始的震惊,风尘缓缓的平静了下来。
  这绝对是黄级高阶的锻体攻法!
  已经是大武师的他只是看了一遍,就清楚这套功法的用途。
  每一块肌肉都受到了锻炼,这是何等的惊人!
  更,对力道的掌控要求也是极高,以后,修行武技绝对是要轻易许多。
  真是一举两得之效。
  “呼...呼...”
  风浩有规律的吐纳着,虽然每一次的动作都让他感到极大的痛楚,但是,他的心情却是喜悦的,因为,他感觉的到自己的体质在迅速的提升着。
  坚持了二十四回,他终于是瘫倒在地。
  这套虎动篇太耗力气了,他一放松,浑身的肌肉便是恢复了正常。
  “浩儿!”
  风尘迈步走了过来。
  “父亲!”
  风浩艰难的站起身来,随意的抹了抹脸颊上的汗水,但是因为力气消耗过度,身子也是有些抖动着。
  “没事,你坐着!”
  看着坐在石凳上的儿子,风尘心中涌上一股复杂的情绪。
  如果自己从一开始就不是风家家主,这之后的事,就根本不会发生。
  但是,身为风家之人,怎么能不管风家之事呢?
  他心下微叹一声。
  “父亲!”
  “嗯?”
  “我以后能不能不参与晨训了?”
  风家的那套长拳,只能锻炼的到四肢而已,比之虎动篇,差了不知道多少倍去了,对于风浩来说,那真的就是在浪费时间。
  “不参加晨训?”
  风尘心中一顿,再想到刚才的情况。
  那套长拳,对于他来说应该没用了。
  “可以!”
  得到风尘的允许,风浩心中一喜,这么一来,自己又多了一个上午的时间修炼。
  “你刚才是在做什么?”
  “刚才?”
  风浩一愣,“锻体啊。”
  “锻体?那套功法,是你悟出来的?”
  “不是!”
  风浩挠了挠头,却也不知道怎么说好。
  焚老的事情,这是绝对不能说出去的。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