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我们来讨论下遗产的事

下载免费读
等斯内普离开。
  “他说的交待和我有关?”哈利问道。
  邓布利多面色不改,在前带路:“你为什么会这么觉得。”
  “他很注意我。”哈利跟着邓布利多脚步,“七次、八次?吃饭的时候,他就看了我这么多下。”
  邓布利多点点头:“当然,每个人都很关注你,哈利,你是最特殊的那个。”
  转移话题、敷衍了事。
  斯内普绝对不在“每个人”的范畴里。
  见这位老人不想讨论,哈利没再发表意见。
  跟着来到校长办公室。
  邓布利多招呼哈利坐下,一边自顾坐下,一边从抽屉里拿出一罐…不可名状的东西——透明玻璃罐子,里面密密麻麻全是爬行的蟑螂。
  “新鲜的蟑螂糖。”
  “要来一些吗,味道很棒。”
  哈利向后一仰脑袋,满脸抗拒:“不,谢谢。”
  “哦,好吧,看来我们亲爱的救世主先生也不能欣赏这种美食。”邓布利多打开罐子,摘出几只丢进自己嘴里,嘎吱一咬,汁水四溅。
  花生、奶油、糖霜……
  几乎瞬间,哈利就嗅出这种蟑螂的成分。
  谢天谢地。
  不是真的蟑螂——他知道不少术士最终都会变得疯疯癫癫,这很正常,但他可不希望自己的校长也是那样的人物。
  “在你提出问题之前,哈利,请容许我先问你一個问题好吗?”邓布利多先一步开了口,一挥魔杖,一杯牛奶出现在哈利面前,“有人掐着我这位老可怜的脖子,追问着要一个说法。”
  “斯内普教授是吗?”哈利问道。
  邓布利多置若罔闻:“你的眼睛是怎么回事?”
  “我记得,伱的眼睛是翠绿色,翡翠一般。”
  “我不知道。”哈利摇头,半真半假地回答,“也许是什么魔法?”
  “什么时候有变化的?”邓布利多又问道。
  哈利接着回答:“霍格沃茨给我来信的那天。”
  “有什么别的变化吗?”邓布利多微微严肃起来。
  “突然之间,就会了一个小法术。”哈利道。
  邓布利多一挑眉毛:“小法术,什么样的,能展示给我看看吗?”
  哈利打量了下周围:“它的范围有些大,我不知道……”
  邓布利多抬手一压:“你放心,我虽然老了,但保护我这间办公室的能力还是有的。”
  哈利不再犹豫,抬起手,掐出法印。
  “阿尔德!”
  轰得一声,魔力推动,办公室微微晃动,那只酣睡着的凤凰惊叫了一声,探头探脑。
  除此之外,再无任何影响。
  “很有意思,类似于击退咒。”邓布利多敲了敲桌子,做出评价,“但范围这么广,还真是有些出乎意料。”
  “一个很有意思的魔咒。”
  哈利没说话,慎重地看着邓布利多。
  这位…本世纪最伟大的白巫师,接连击溃两位黑魔王的老人,比书上写的更加强大,他几乎是全力使用阿尔德法印,但连对方的魔力都没能撼动。
  “波特是很古老、很古老的家族。”邓布利多揉了揉自己脑袋,“看来我得去好好查一查,也许有什么我没注意到的地方。”
  “好了,哈利,你说说你有什么事要和我说?”
  哈利深吸口气:“我有两件…哦,不,三件事要说。”
  “第一件事,我想和你商量下,能不能看看我父母留给我的遗产有多少。”
  邓布利多有些错愕,惊讶地看着哈利。
  “我不是不信任您,但…您年长且睿智,知道我这么做是应该的。”哈利摆摆手,随口解释了一下,“我想我父母留下来的应该不止古灵阁的那些财产。”
  邓布利多点头:“是的,我知道,只是有点没想到。”
  他以为哈利会过来和自己哭诉麻瓜生活、会好奇自己父母的过去、甚至可能会问斯内普为什么对他那副态度。
  唯独没想到,一开口就是说遗产。
  “你父母留下来许多东西。”邓布利多想了想,缓缓开口说道,“大部分都在波特老宅,你家族的房子里。”
等斯内普离开他说的交待和我有关哈利问道邓布利多面色不改在前带路你为什么会这么觉得他很注意我哈利跟着邓布利多脚步七次八次吃饭的时候他就看了我这么多下邓布利多点点头当然每个人都很关注你哈利你是最特殊的那个转移话题敷衍了事斯内普绝对不在每个人的范畴里见这位老人不想讨论哈利没再发表意见跟着来到校长办公室邓布利多招呼哈利坐下一边自顾坐下一边从抽屉里拿出一罐不可名状的东西透明玻璃罐子里面密密麻麻全是爬行的蟑螂新鲜的蟑螂糖要来一些吗味道很棒哈利向后一仰脑袋满脸抗拒不谢谢哦好吧看来我们亲爱的救世主先生也不能欣赏这种美食邓布利多打开罐子摘出几只丢进自己嘴里嘎吱一咬汁水四溅花生奶油糖霜几乎瞬间哈利就嗅出这种蟑螂的成分谢天谢地不是真的蟑螂他知道不少术士最终都会变得疯疯癫癫这很正常但他可不希望自己的校长也是那样的人物在你提出问题之前哈利请容许我先问你一個问题好吗邓布利多先一步开了口一挥魔杖一杯牛奶出现在哈利面前有人掐着我这位老可怜的脖子追问着要一个说法斯内普教授是吗哈利问道邓布利多置若罔闻你的眼睛是怎么回事我记得伱的眼睛是翠绿色翡翠一般我不知道哈利摇头半真半假地回答也许是什么魔法什么时候有变化的邓布利多又问道哈利接着回答霍格沃茨给我来信的那天有什么别的变化吗邓布利多微微严肃起来突然之间就会了一个小法术哈利道邓布利多一挑眉毛小法术什么样的能展示给我看看吗哈利打量了下周围它的范围有些大我不知道邓布利多抬手一压你放心我虽然老了但保护我这间办公室的能力还是有的哈利不再犹豫抬起手掐出法印阿尔德轰得一声魔力推动办公室微微晃动那只酣睡着的凤凰惊叫了一声探头探脑除此之外再无任何影响很有意思类似于击退咒邓布利多敲了敲桌子做出评价但范围这么广还真是有些出乎意料一个很有意思的魔咒哈利没说话慎重地看着邓布利多这位本世纪最伟大的白巫师接连击溃两位黑魔王的老人比书上写的更加强大他几乎是全力使用阿尔德法印但连对方的魔力都没能撼动波特是很古老很古老的家族邓布利多揉了揉自己脑袋看来我得去好好查一查也许有什么我没注意到的地方好了哈利你说说你有什么事要和我说哈利深吸口气我有两件哦不三件事要说第一件事我想和你商量下能不能看看我父母留给我的遗产有多少邓布利多有些错愕惊讶地看着哈利我不是不信任您但您年长且睿智知道我这么做是应该的哈利摆摆手随口解释了一下我想我父母留下来的应该不止古灵阁的那些财产邓布利多点头是的我知道只是有点没想到他以为哈利会过来和自己哭诉麻瓜生活会好奇自己父母的过去甚至可能会问斯内普为什么对他那副态度唯独没想到一开口就是说遗产你父母留下来许多东西邓布利多想了想缓缓开口说道大部分都在波特老宅你家族的房子里我听海格说了你有许多爱好比如说魔药草药还有铁匠你不用担心钱财的事波特家有只会生金蛋的鸡市面上的生发药剂每卖出去一份都要给你一部分版权费虽然他们已经十年没给波特家钱了这得你自己想办法讨回来当然你也可以向我这位老人家求助哈利一愣哦这份惊喜可真是够巨大的生发药剂怪不得他没见到秃头的巫师邓布利多接着说了下去你父亲有不少变形术的笔记他是一位很优秀的变形大师但变形术有一定的危险我会把它交给麦格教授你的院长变形学教授等斯内普离开。
  “说交待和有关?”哈利问道。
  邓布利多面色改在前带路:“为什么会么觉得。”
  “很注意。”哈利跟着邓布利多脚步“七次、八次?吃饭时候就看么多下。”
  邓布利多点点头:“当然每都很关注哈利最特殊那。”
  转移话题、敷衍事。
  斯内普绝对在“每”范畴里。
  见位老想讨论哈利没再发表意见。
  跟着来到校长办公室。
  邓布利多招呼哈利坐下边自顾坐下边从抽屉里拿出罐…可名状东西——透明玻璃罐子里面密密麻麻全爬行蟑螂。
  “新鲜蟑螂糖。”
  “要来些味道很棒。”
  哈利向后仰脑袋满脸抗拒:“谢谢。”
  “哦看来们亲爱救世主先生也能欣赏种美食。”邓布利多打开罐子摘出几只丢进自己嘴里嘎吱咬汁水四溅。
  花生、奶油、糖霜……
  几乎瞬间哈利就嗅出种蟑螂成分。
  谢天谢地。
  真蟑螂——知道少术士最终都会变得疯疯癫癫很正常但可希望自己校长也那样物。
  “在提出问题之前哈利请容许先问個问题?”邓布利多先步开口挥魔杖杯牛奶出现在哈利面前“有掐着位老可怜脖子追问着要说法。”
  “斯内普教授?”哈利问道。
  邓布利多置若罔闻:“眼睛怎么回事?”
  “记得伱眼睛翠绿色翡翠般。”
  “知道。”哈利摇头半真半假地回答“也许什么魔法?”
  “什么时候有变化?”邓布利多又问道。
  哈利接着回答:“霍格沃茨给来信那天。”
  “有什么别变化?”邓布利多微微严肃起来。
  “突然之间就会小法术。”哈利道。
  邓布利多挑眉毛:“小法术什么样能展示给看看?”
  哈利打量下周围:“它范围有些大知道……”
  邓布利多抬手压:“放心虽然老但保护间办公室能力还有。”
  哈利再犹豫抬起手掐出法印。
  “阿尔德!”
  轰得声魔力推动办公室微微晃动那只酣睡着凤凰惊叫声探头探脑。
  除此之外再无任何影响。
  “很有意思类似于击退咒。”邓布利多敲敲桌子做出评价“但范围么广还真有些出乎意料。”
  “很有意思魔咒。”
  哈利没说话慎重地看着邓布利多。
  位…本世纪最伟大白巫师接连击溃两位黑魔王老比书上写更加强大几乎全力使用阿尔德法印但连对方魔力都没能撼动。
  “波特很古老、很古老家族。”邓布利多揉揉自己脑袋“看来得去查查也许有什么没注意到地方。”
  “哈利说说有什么事要和说?”
  哈利深吸口气:“有两件…哦三件事要说。”
  “第件事想和商量下能能看看父母留给遗产有多少。”
  邓布利多有些错愕惊讶地看着哈利。
  “信任您但…您年长且睿智知道么做应该。”哈利摆摆手随口解释下“想父母留下来应该止古灵阁那些财产。”
  邓布利多点头:“知道只有点没想到。”
  以为哈利会过来和自己哭诉麻瓜生活、会奇自己父母过去、甚至可能会问斯内普为什么对那副态度。
  唯独没想到开口就说遗产。
  “父母留下来许多东西。”邓布利多想想缓缓开口说道“大部分都在波特老宅家族房子里。”
  “听海格说有许多爱比如说魔药、草药还有铁匠……”
  “用担心钱财事波特家有只会生金蛋鸡市面上生发药剂每卖出去份都要给部分版权费。”
  “虽然们已经十年没给波特家钱得自己想办法讨回来。”
  “当然也可以向位老家求助。”
  哈利愣。
  哦…
  份惊喜可真够巨大。
  生发药剂怪得没见到秃头巫师。
  邓布利多接着说下去。
  “父亲有少变形术笔记位很优秀变形大师但变形术有定危险会把它交给麦格教授院长变形学教授。”
等斯内普离开。
  “他说的交待和我有关?”哈利问道。
  邓布利多面色不改,在前带路:“你为什么会这么觉得。”
  “他很注意我。”哈利跟着邓布利多脚步,“七次、八次?吃饭的时候,他就看了我这么多下。”
  邓布利多点点头:“当然,每个人都很关注你,哈利,你是最特殊的那个。”
  转移话题、敷衍了事。
  斯内普绝对不在“每个人”的范畴里。
  见这位老人不想讨论,哈利没再发表意见。
  跟着来到校长办公室。
  邓布利多招呼哈利坐下,一边自顾坐下,一边从抽屉里拿出一罐…不可名状的东西——透明玻璃罐子,里面密密麻麻全是爬行的蟑螂。
  “新鲜的蟑螂糖。”
  “要来一些吗,味道很棒。”
  哈利向后一仰脑袋,满脸抗拒:“不,谢谢。”
  “哦,好吧,看来我们亲爱的救世主先生也不能欣赏这种美食。”邓布利多打开罐子,摘出几只丢进自己嘴里,嘎吱一咬,汁水四溅。
  花生、奶油、糖霜……
  几乎瞬间,哈利就嗅出这种蟑螂的成分。
  谢天谢地。
  不是真的蟑螂——他知道不少术士最终都会变得疯疯癫癫,这很正常,但他可不希望自己的校长也是那样的人物。
  “在你提出问题之前,哈利,请容许我先问你一個问题好吗?”邓布利多先一步开了口,一挥魔杖,一杯牛奶出现在哈利面前,“有人掐着我这位老可怜的脖子,追问着要一个说法。”
  “斯内普教授是吗?”哈利问道。
  邓布利多置若罔闻:“你的眼睛是怎么回事?”
  “我记得,伱的眼睛是翠绿色,翡翠一般。”
  “我不知道。”哈利摇头,半真半假地回答,“也许是什么魔法?”
  “什么时候有变化的?”邓布利多又问道。
  哈利接着回答:“霍格沃茨给我来信的那天。”
  “有什么别的变化吗?”邓布利多微微严肃起来。
  “突然之间,就会了一个小法术。”哈利道。
  邓布利多一挑眉毛:“小法术,什么样的,能展示给我看看吗?”
  哈利打量了下周围:“它的范围有些大,我不知道……”
  邓布利多抬手一压:“你放心,我虽然老了,但保护我这间办公室的能力还是有的。”
  哈利不再犹豫,抬起手,掐出法印。
  “阿尔德!”
  轰得一声,魔力推动,办公室微微晃动,那只酣睡着的凤凰惊叫了一声,探头探脑。
  除此之外,再无任何影响。
  “很有意思,类似于击退咒。”邓布利多敲了敲桌子,做出评价,“但范围这么广,还真是有些出乎意料。”
  “一个很有意思的魔咒。”
  哈利没说话,慎重地看着邓布利多。
  这位…本世纪最伟大的白巫师,接连击溃两位黑魔王的老人,比书上写的更加强大,他几乎是全力使用阿尔德法印,但连对方的魔力都没能撼动。
  “波特是很古老、很古老的家族。”邓布利多揉了揉自己脑袋,“看来我得去好好查一查,也许有什么我没注意到的地方。”
  “好了,哈利,你说说你有什么事要和我说?”
  哈利深吸口气:“我有两件…哦,不,三件事要说。”
  “第一件事,我想和你商量下,能不能看看我父母留给我的遗产有多少。”
  邓布利多有些错愕,惊讶地看着哈利。
  “我不是不信任您,但…您年长且睿智,知道我这么做是应该的。”哈利摆摆手,随口解释了一下,“我想我父母留下来的应该不止古灵阁的那些财产。”
  邓布利多点头:“是的,我知道,只是有点没想到。”
  他以为哈利会过来和自己哭诉麻瓜生活、会好奇自己父母的过去、甚至可能会问斯内普为什么对他那副态度。
  唯独没想到,一开口就是说遗产。
  “你父母留下来许多东西。”邓布利多想了想,缓缓开口说道,“大部分都在波特老宅,你家族的房子里。”
  “我听海格说了,你有许多爱好,比如说魔药、草药,还有铁匠……”
  “你不用担心钱财的事,波特家有只会生金蛋的鸡,市面上的生发药剂,每卖出去一份,都要给你一部分版权费。”
  “虽然他们已经十年没给波特家钱了,这得你自己想办法讨回来。”
  “当然,你也可以向我这位老人家求助。”
  哈利一愣。
  哦…
  这份惊喜可真是够巨大的。
  生发药剂,怪不得他没见到秃头的巫师。
  邓布利多接着说了下去。
  “你父亲有不少变形术的笔记,他是一位很优秀的变形大师,但变形术有一定的危险,我会把它交给麦格教授,你的院长,变形学教授。”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