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魔后之名

下载免费读
    “不会,宁愿我自己死,我也不要姐姐死。”
  
      冷月颜抱着顾念柔,将头埋在她的怀中,顾念柔一直照顾她,甚至视作比自己的生命还重要,冷月颜无论如何也下不了手的。
  
      顾念柔也紧紧地抱着冷月颜,轻声道:“我求过宗主大人了,他们的回复是,这是邪神定下的规矩,我们之间只能活一个人。”
  
      顾念柔轻轻捧着冷月颜的脸颊道:“小颜,你还有什么心愿没有完成么?”
  
      冷月颜摇摇头,她已经为爹娘报仇了,没有什么遗憾了。
  
      “可是我有,我父母死的时候,跑得匆忙,没有看清他们的模样。
  
      最为可恨的是,我的妹妹,跟我跑散了,等我去找她的时候,她……已经成为了一具尸体。
  
      这些年,我一直在偷偷查询线索,想要给父母妹妹报仇,如今刚刚有点眉目了。
  
      小颜,姐姐求你,你将这个活的机会让给我好不好,我想为他们报仇。”顾念柔美目含泪,看着冷月颜道。
  
      “好,如果能用我的命,换姐姐的命,我愿意,可是……这样我以后,就再也看不到姐姐了。”冷月颜俏脸之上,全是不舍,那模样令人心疼。
  
      顾念柔的泪水再也忍不住,簌簌而下,哽咽道:“我也舍不得你,我会把你的尸体,一直保留起来的。
  
      听说,这个世界上,人只要努力修行,就可以成仙成神,到时候,我会把你起死回生,到时候我们姐妹又可以重聚了。”
  
      “好,那我就等姐姐,姐姐你那么厉害,什么事情都能做到的,你一定会成为神仙的。”冷月颜的俏脸之上,全是自信的神色,她仿佛看到了顾念柔成仙后的样子。
  
      ……
  
      第二天,还是那个擂台,当初她们一组五百多个弟子,最后只剩下了两人。
  
      而在擂台之上,还有一个长老,脸上带着残忍笑容地看着她们,仿佛欣赏弟子相残,是一件非常愉悦的事情。
  
      而且这一战,还有其他几十个长老参战,他们看向顾念柔,眼神全是期许之色。
  
      顾念柔是整个宗门最出类拔萃的弟子,但是她有一个最大的弱点,那个弱点就是冷月颜,如果没有冷月颜,顾念柔心无旁骛,一定会成为一个怪物级的存在。
  
      可惜顾念柔所有心思都放在了冷月颜的身上,严重地拖慢了她的修行进度,所以,他们要顾念柔亲手斩断这个包袱,让她真正的恨起来,狠起来,成为真正的强者。
  
      “姐姐,我要出手了。”
  
      冷月颜脸色平静,忽然长剑出鞘,一剑如虹,直奔顾念柔的心口刺去。
  
      “当”
  
      顾念柔长剑如电,挡开了冷月颜的一剑,剑锋一转,笔直对冷月颜眉心斩落,出手极为狠辣。
  
      这些长老们,暗中点头,这个顾念柔终于认清了形势,对妹妹下手了。
  
      “当当当……”
  
      两人长剑飞舞,剑气纵横,招数凌厉,一转眼就是三十余招过去了。
  
      忽然顾念柔手中长剑晃动,剑光滚滚,幻出一道剑光莲花,对着冷月颜无情撞去。
  
      冷月颜凄然一笑,这是她跟顾念柔约定好的招数,她会死在这一招上。
  
      冷月颜按照约定,长剑直入,笔直对着莲花心刺去,这里是这一招的最强所在,冷月颜必死无疑。
  
      “姐姐,别了。”
  
      冷月颜闭上了眼睛。
  
      “噗”
  
      可是她想象中的痛苦并没有出现,当她睁开眼睛之时,骇然发现,她的长剑,竟然刺入了顾念柔的心口。
  
      “姐姐”
  
      冷月颜一声惊叫,就连那些长老们脸色都变了,他们双目之中全是愤怒之意。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我给你疗伤……”冷月颜玉手按着顾念柔的胸口,将自己的灵气灌入她的体内。
  
      可是她骇然发现,顾念柔的身体,经络全部崩碎,心脉已绝,如今谁也救不了她了,冷月颜不禁嚎啕大哭。
  
      “小颜……对不起……我骗了你,请你原谅我,我真的无法承受你死……在我的面前。
  
      原谅我的……自私,把痛苦都留给了你,我一直把你当成……我的亲妹妹,我也不知道这是缘分,还是我心中,要去弥补曾经的遗憾。
  
      能为小颜你去死,我感到很开心,小颜,你不要难过,我相信你一定会成仙成神的,将来你会……让我……起死回生的,你一定……可以……”顾念柔玉手举起,想要去抚摸冷月颜的脸颊,可是她没能如愿,头一歪,生机断绝。
  
      “不……你骗我,你说的一切都是骗人的,根本就没有什么神仙,你为什么要骗我?”冷月颜抱着顾念柔的尸体,发出撕心裂肺的哭喊。
  
      “气死我了,这个白痴,竟然敢自戕,这是对邪神的亵渎,就算是尸体,我也要拿来做炉鼎。”
  
      一个长老不禁大怒,来到台上,一把抓住顾念柔的头发,就要拖走。
  
      “混蛋,你放开我姐姐”冷月颜大怒,一剑对着那长老斩去。
  
      “嘭”
  
      一声爆响,冷月颜的长剑,被那长老一脚踢碎,同时一脚踢在冷月颜的肋骨之上,冷月颜一口鲜血喷出,肋骨被踢断了数根。
  
      “贱人,你知不知道,你害的我们失去了一个绝世天才。”那长老怒吼,又是一脚踢出,冷月颜顿时被踢飞,撞在擂台的石墩上,额头被撞出了一个大口子,差点头颅撞碎。
  
      那长老乃是通脉境强者,而冷月颜只不过是刚刚进入锻骨境而已,只祭炼了六根骨骼而以,两者间的力量相差了十万八千里,在通脉境强者面前,她没有一丝反抗的余地。
  
      “放开我……姐姐……”
  
      冷月颜已经处于半昏迷状态,她在疯狂挣扎,可是骨头都断了的她,无法站起,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长老扯着顾念柔的头发,他要玷污姐姐的身体。
  
      冷月颜杀气上涌,她从未如此恨过一个人,从未如此愤怒过,她又进入了那个空间,她面前又出现了那个女人的身影。
不会宁愿我自己死我也不要姐姐死冷月颜抱着顾念柔将头埋在她的怀中顾念柔一直照顾她甚至视作比自己的生命还重要冷月颜无论如何也下不了手的顾念柔也紧紧地抱着冷月颜轻声道我求过宗主大人了他们的回复是这是邪神定下的规矩我们之间只能活一个人顾念柔轻轻捧着冷月颜的脸颊道小颜你还有什么心愿没有完成么冷月颜摇摇头她已经为爹娘报仇了没有什么遗憾了可是我有我父母死的时候跑得匆忙没有看清他们的模样最为可恨的是我的妹妹跟我跑散了等我去找她的时候她已经成为了一具尸体这些年我一直在偷偷查询线索想要给父母妹妹报仇如今刚刚有点眉目了小颜姐姐求你你将这个活的机会让给我好不好我想为他们报仇顾念柔美目含泪看着冷月颜道好如果能用我的命换姐姐的命我愿意可是这样我以后就再也看不到姐姐了冷月颜俏脸之上全是不舍那模样令人心疼顾念柔的泪水再也忍不住簌簌而下哽咽道我也舍不得你我会把你的尸体一直保留起来的听说这个世界上人只要努力修行就可以成仙成神到时候我会把你起死回生到时候我们姐妹又可以重聚了好那我就等姐姐姐姐你那么厉害什么事情都能做到的你一定会成为神仙的冷月颜的俏脸之上全是自信的神色她仿佛看到了顾念柔成仙后的样子第二天还是那个擂台当初她们一组五百多个弟子最后只剩下了两人而在擂台之上还有一个长老脸上带着残忍笑容地看着她们仿佛欣赏弟子相残是一件非常愉悦的事情而且这一战还有其他几十个长老参战他们看向顾念柔眼神全是期许之色顾念柔是整个宗门最出类拔萃的弟子但是她有一个最大的弱点那个弱点就是冷月颜如果没有冷月颜顾念柔心无旁骛一定会成为一个怪物级的存在可惜顾念柔所有心思都放在了冷月颜的身上严重地拖慢了她的修行进度所以他们要顾念柔亲手斩断这个包袱让她真正的恨起来狠起来成为真正的强者姐姐我要出手了冷月颜脸色平静忽然长剑出鞘一剑如虹直奔顾念柔的心口刺去当顾念柔长剑如电挡开了冷月颜的一剑剑锋一转笔直对冷月颜眉心斩落出手极为狠辣这些长老们暗中点头这个顾念柔终于认清了形势对妹妹下手了当当当两人长剑飞舞剑气纵横招数凌厉一转眼就是三十余招过去了忽然顾念柔手中长剑晃动剑光滚滚幻出一道剑光莲花对着冷月颜无情撞去冷月颜凄然一笑这是她跟顾念柔约定好的招数她会死在这一招上冷月颜按照约定长剑直入笔直对着莲花心刺去这里是这一招的最强所在冷月颜必死无疑姐姐别了冷月颜闭上了眼睛噗可是她想象中的痛苦并没有出现当她睁开眼睛之时骇然发现她的长剑竟然刺入了顾念柔的心口姐姐冷月颜一声惊叫就连那些长老们脸色都变了他们双目之中全是愤怒之意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我给你疗伤冷月颜玉手按着顾念柔的胸口将自己的灵气灌入她的体内可是她骇然发现顾念柔的身体经络全部崩碎心脉已绝如今谁也救不了她了冷月颜不禁嚎啕大哭小颜对不起我骗了你请你原谅我我真的无法承受你死在我的面前原谅我的自私把痛苦都留给了你我一直把你当成我的亲妹妹我也不知道这是缘分还是我心中要去弥补曾经的遗憾能为小颜你去死我感到很开心小颜你不要难过我相信你一定会成仙成神的将来你会让我起死回生的你一定可以顾念柔玉手举起想要去抚摸冷月颜的脸颊可是她没能如愿头一歪生机断绝不你骗我你说的一切都是骗人的根本就没有什么神仙你为什么要骗我冷月颜抱着顾念柔的尸体发出撕心裂肺的哭喊气死我了这个白痴竟然敢自戕这是对邪神的亵渎就算是尸体我也要拿来做炉鼎一个长老不禁大怒来到台上一把抓住顾念柔的头发就要拖走混蛋你放开我姐姐冷月颜大怒一剑对着那长老斩去嘭一声爆响冷月颜的长剑被那长老一脚踢碎同时一脚踢在冷月颜的肋骨之上冷月颜一口鲜血喷出肋骨被踢断了数根贱人你知不知道你害的我们失去了一个绝世天才那长老怒吼又是一脚踢出冷月颜顿时被踢飞撞在擂台的石墩上额头被撞出了一个大口子差点头颅撞碎那长老乃是通脉境强者而冷月颜只不过是刚刚进入锻骨境而已只祭炼了六根骨骼而以两者间的力量相差了十万八千里在通脉境强者面前她没有一丝反抗的余地放开我姐姐冷月颜已经处于半昏迷状态她在疯狂挣扎可是骨头都断了的她无法站起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长老扯着顾念柔的头发他要玷污姐姐的身体冷月颜杀气上涌她从未如此恨过一个人从未如此愤怒过她又进入了那个空间她面前又出现了那个女人的身影    “会宁愿自己死也要姐姐死。”
  
      冷月颜抱着顾念柔将头埋在她怀中顾念柔直照顾她甚至视作比自己生命还重要冷月颜无论如何也下手。
  
      顾念柔也紧紧地抱着冷月颜轻声道:“求过宗主大们回复邪神定下规矩们之间只能活。”
  
      顾念柔轻轻捧着冷月颜脸颊道:“小颜还有什么心愿没有完成么?”
  
      冷月颜摇摇头她已经为爹娘报仇没有什么遗憾。
  
      “可有父母死时候跑得匆忙没有看清们模样。
  
      最为可恨妹妹跟跑散等去找她时候她……已经成为具尸体。
  
      些年直在偷偷查询线索想要给父母妹妹报仇如今刚刚有点眉目。
  
      小颜姐姐求将活机会让给想为们报仇。”顾念柔美目含泪看着冷月颜道。
  
      “如果能用命换姐姐命愿意可……样以后就再也看到姐姐。”冷月颜俏脸之上全舍那模样令心疼。
  
      顾念柔泪水再也忍住簌簌而下哽咽道:“也舍得会把尸体直保留起来。
  
      听说世界上只要努力修行就可以成仙成神到时候会把起死回生到时候们姐妹又可以重聚。”
  
      “那就等姐姐姐姐那么厉害什么事情都能做到定会成为神仙。”冷月颜俏脸之上全自信神色她仿佛看到顾念柔成仙后样子。
  
      ……
  
      第二天还那擂台当初她们组五百多弟子最后只剩下两。
  
      而在擂台之上还有长老脸上带着残忍笑容地看着她们仿佛欣赏弟子相残件非常愉悦事情。
  
      而且战还有其几十长老参战们看向顾念柔眼神全期许之色。
  
      顾念柔整宗门最出类拔萃弟子但她有最大弱点那弱点就冷月颜如果没有冷月颜顾念柔心无旁骛定会成为怪物级存在。
  
      可惜顾念柔所有心思都放在冷月颜身上严重地拖慢她修行进度所以们要顾念柔亲手斩断包袱让她真正恨起来狠起来成为真正强者。
  
      “姐姐要出手。”
  
      冷月颜脸色平静忽然长剑出鞘剑如虹直奔顾念柔心口刺去。
  
      “当”
  
      顾念柔长剑如电挡开冷月颜剑剑锋转笔直对冷月颜眉心斩落出手极为狠辣。
  
      些长老们暗中点头顾念柔终于认清形势对妹妹下手。
  
      “当当当……”
  
      两长剑飞舞剑气纵横招数凌厉转眼就三十余招过去。
  
      忽然顾念柔手中长剑晃动剑光滚滚幻出道剑光莲花对着冷月颜无情撞去。
  
      冷月颜凄然笑她跟顾念柔约定招数她会死在招上。
  
      冷月颜按照约定长剑直入笔直对着莲花心刺去里招最强所在冷月颜必死无疑。
  
      “姐姐别。”
  
      冷月颜闭上眼睛。
  
      “噗”
  
      可她想象中痛苦并没有出现当她睁开眼睛之时骇然发现她长剑竟然刺入顾念柔心口。
  
      “姐姐”
  
      冷月颜声惊叫就连那些长老们脸色都变们双目之中全愤怒之意。
  
      “怎么会样怎么会样?给疗伤……”冷月颜玉手按着顾念柔胸口将自己灵气灌入她体内。
  
      可她骇然发现顾念柔身体经络全部崩碎心脉已绝如今谁也救她冷月颜禁嚎啕大哭。
  
      “小颜……对起……骗请原谅真无法承受死……在面前。
  
      原谅……自私把痛苦都留给直把当成……亲妹妹也知道缘分还心中要去弥补曾经遗憾。
  
      能为小颜去死感到很开心小颜要难过相信定会成仙成神将来会……让……起死回生定……可以……”顾念柔玉手举起想要去抚摸冷月颜脸颊可她没能如愿头歪生机断绝。
  
      “……骗说切都骗根本就没有什么神仙为什么要骗?”冷月颜抱着顾念柔尸体发出撕心裂肺哭喊。
  
      “气死白痴竟然敢自戕对邪神亵渎就算尸体也要拿来做炉鼎。”
  
      长老禁大怒来到台上把抓住顾念柔头发就要拖走。
  
      “混蛋放开姐姐”冷月颜大怒剑对着那长老斩去。
  
      “嘭”
  
      声爆响冷月颜长剑被那长老脚踢碎同时脚踢在冷月颜肋骨之上冷月颜口鲜血喷出肋骨被踢断数根。
  
      “贱知知道害们失去绝世天才。”那长老怒吼又脚踢出冷月颜顿时被踢飞撞在擂台石墩上额头被撞出大口子差点头颅撞碎。
  
      那长老乃通脉境强者而冷月颜只过刚刚进入锻骨境而已只祭炼六根骨骼而以两者间力量相差十万八千里在通脉境强者面前她没有丝反抗余地。
  
      “放开……姐姐……”
  
      冷月颜已经处于半昏迷状态她在疯狂挣扎可骨头都断她无法站起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长老扯着顾念柔头发要玷污姐姐身体。
  
      冷月颜杀气上涌她从未如此恨过从未如此愤怒过她又进入那空间她面前又出现那女身影。
    “不会,宁愿我自己死,我也不要姐姐死。”
  
      冷月颜抱着顾念柔,将头埋在她的怀中,顾念柔一直照顾她,甚至视作比自己的生命还重要,冷月颜无论如何也下不了手的。
  
      顾念柔也紧紧地抱着冷月颜,轻声道:“我求过宗主大人了,他们的回复是,这是邪神定下的规矩,我们之间只能活一个人。”
  
      顾念柔轻轻捧着冷月颜的脸颊道:“小颜,你还有什么心愿没有完成么?”
  
      冷月颜摇摇头,她已经为爹娘报仇了,没有什么遗憾了。
  
      “可是我有,我父母死的时候,跑得匆忙,没有看清他们的模样。
  
      最为可恨的是,我的妹妹,跟我跑散了,等我去找她的时候,她……已经成为了一具尸体。
  
      这些年,我一直在偷偷查询线索,想要给父母妹妹报仇,如今刚刚有点眉目了。
  
      小颜,姐姐求你,你将这个活的机会让给我好不好,我想为他们报仇。”顾念柔美目含泪,看着冷月颜道。
  
      “好,如果能用我的命,换姐姐的命,我愿意,可是……这样我以后,就再也看不到姐姐了。”冷月颜俏脸之上,全是不舍,那模样令人心疼。
  
      顾念柔的泪水再也忍不住,簌簌而下,哽咽道:“我也舍不得你,我会把你的尸体,一直保留起来的。
  
      听说,这个世界上,人只要努力修行,就可以成仙成神,到时候,我会把你起死回生,到时候我们姐妹又可以重聚了。”
  
      “好,那我就等姐姐,姐姐你那么厉害,什么事情都能做到的,你一定会成为神仙的。”冷月颜的俏脸之上,全是自信的神色,她仿佛看到了顾念柔成仙后的样子。
  
      ……
  
      第二天,还是那个擂台,当初她们一组五百多个弟子,最后只剩下了两人。
  
      而在擂台之上,还有一个长老,脸上带着残忍笑容地看着她们,仿佛欣赏弟子相残,是一件非常愉悦的事情。
  
      而且这一战,还有其他几十个长老参战,他们看向顾念柔,眼神全是期许之色。
  
      顾念柔是整个宗门最出类拔萃的弟子,但是她有一个最大的弱点,那个弱点就是冷月颜,如果没有冷月颜,顾念柔心无旁骛,一定会成为一个怪物级的存在。
  
      可惜顾念柔所有心思都放在了冷月颜的身上,严重地拖慢了她的修行进度,所以,他们要顾念柔亲手斩断这个包袱,让她真正的恨起来,狠起来,成为真正的强者。
  
      “姐姐,我要出手了。”
  
      冷月颜脸色平静,忽然长剑出鞘,一剑如虹,直奔顾念柔的心口刺去。
  
      “当”
  
      顾念柔长剑如电,挡开了冷月颜的一剑,剑锋一转,笔直对冷月颜眉心斩落,出手极为狠辣。
  
      这些长老们,暗中点头,这个顾念柔终于认清了形势,对妹妹下手了。
  
      “当当当……”
  
      两人长剑飞舞,剑气纵横,招数凌厉,一转眼就是三十余招过去了。
  
      忽然顾念柔手中长剑晃动,剑光滚滚,幻出一道剑光莲花,对着冷月颜无情撞去。
  
      冷月颜凄然一笑,这是她跟顾念柔约定好的招数,她会死在这一招上。
  
      冷月颜按照约定,长剑直入,笔直对着莲花心刺去,这里是这一招的最强所在,冷月颜必死无疑。
  
      “姐姐,别了。”
  
      冷月颜闭上了眼睛。
    “吗会吗宁愿吗自己死吗吗也吗要姐姐死。”
  
      冷月颜抱着顾念柔吗将头埋在她吗怀中吗顾念柔吗直照顾她吗甚至视作比自己吗生命还重要吗冷月颜无论如何也下吗吗手吗。
  
      顾念柔也紧紧地抱着冷月颜吗轻声道:“吗求过宗主大吗吗吗吗们吗回复吗吗吗吗邪神定下吗规矩吗吗们之间只能活吗吗吗。”
  
      顾念柔轻轻捧着冷月颜吗脸颊道:“小颜吗吗还有什么心愿没有完成么?”
  
      冷月颜摇摇头吗她已经为爹娘报仇吗吗没有什么遗憾吗。
  
      “可吗吗有吗吗父母死吗时候吗跑得匆忙吗没有看清吗们吗模样。
  
      最为可恨吗吗吗吗吗妹妹吗跟吗跑散吗吗等吗去找她吗时候吗她……已经成为吗吗具尸体。
  
      吗些年吗吗吗直在偷偷查询线索吗想要给父母妹妹报仇吗如今刚刚有点眉目吗。
  
      小颜吗姐姐求吗吗吗将吗吗活吗机会让给吗吗吗吗吗吗想为吗们报仇。”顾念柔美目含泪吗看着冷月颜道。
  
      “吗吗如果能用吗吗命吗换姐姐吗命吗吗愿意吗可吗……吗样吗以后吗就再也看吗到姐姐吗。”冷月颜俏脸之上吗全吗吗舍吗那模样令吗心疼。
  
      顾念柔吗泪水再也忍吗住吗簌簌而下吗哽咽道:“吗也舍吗得吗吗吗会把吗吗尸体吗吗直保留起来吗。
  
      听说吗吗吗世界上吗吗只要努力修行吗就可以成仙成神吗到时候吗吗会把吗起死回生吗到时候吗们姐妹又可以重聚吗。”
  
      “吗吗那吗就等姐姐吗姐姐吗那么厉害吗什么事情都能做到吗吗吗吗定会成为神仙吗。”冷月颜吗俏脸之上吗全吗自信吗神色吗她仿佛看到吗顾念柔成仙后吗样子。
  
      ……
  
      第二天吗还吗那吗擂台吗当初她们吗组五百多吗弟子吗最后只剩下吗两吗。
  
      而在擂台之上吗还有吗吗长老吗脸上带着残忍笑容地看着她们吗仿佛欣赏弟子相残吗吗吗件非常愉悦吗事情。
  
      而且吗吗战吗还有其吗几十吗长老参战吗吗们看向顾念柔吗眼神全吗期许之色。
  
      顾念柔吗整吗宗门最出类拔萃吗弟子吗但吗她有吗吗最大吗弱点吗那吗弱点就吗冷月颜吗如果没有冷月颜吗顾念柔心无旁骛吗吗定会成为吗吗怪物级吗存在。
  
      可惜顾念柔所有心思都放在吗冷月颜吗身上吗严重地拖慢吗她吗修行进度吗所以吗吗们要顾念柔亲手斩断吗吗包袱吗让她真正吗恨起来吗狠起来吗成为真正吗强者。
  
      “姐姐吗吗要出手吗。”
  
      冷月颜脸色平静吗忽然长剑出鞘吗吗剑如虹吗直奔顾念柔吗心口刺去。
  
      “当”
  
      顾念柔长剑如电吗挡开吗冷月颜吗吗剑吗剑锋吗转吗笔直对冷月颜眉心斩落吗出手极为狠辣。
  
      吗些长老们吗暗中点头吗吗吗顾念柔终于认清吗形势吗对妹妹下手吗。
  
      “当当当……”
  
      两吗长剑飞舞吗剑气纵横吗招数凌厉吗吗转眼就吗三十余招过去吗。
  
      忽然顾念柔手中长剑晃动吗剑光滚滚吗幻出吗道剑光莲花吗对着冷月颜无情撞去。
  
      冷月颜凄然吗笑吗吗吗她跟顾念柔约定吗吗招数吗她会死在吗吗招上。
  
      冷月颜按照约定吗长剑直入吗笔直对着莲花心刺去吗吗里吗吗吗招吗最强所在吗冷月颜必死无疑。
  
      “姐姐吗别吗。”
  
      冷月颜闭上吗眼睛。
  
      “噗”
  
      可吗她想象中吗痛苦并没有出现吗当她睁开眼睛之时吗骇然发现吗她吗长剑吗竟然刺入吗顾念柔吗心口。
  
      “姐姐”
  
      冷月颜吗声惊叫吗就连那些长老们脸色都变吗吗吗们双目之中全吗愤怒之意。
  
      “怎么会吗样吗怎么会吗样?吗给吗疗伤……”冷月颜玉手按着顾念柔吗胸口吗将自己吗灵气灌入她吗体内。
  
      可吗她骇然发现吗顾念柔吗身体吗经络全部崩碎吗心脉已绝吗如今谁也救吗吗她吗吗冷月颜吗禁嚎啕大哭。
  
      “小颜……对吗起……吗骗吗吗吗请吗原谅吗吗吗真吗无法承受吗死……在吗吗面前。
  
      原谅吗吗……自私吗把痛苦都留给吗吗吗吗吗直把吗当成……吗吗亲妹妹吗吗也吗知道吗吗缘分吗还吗吗心中吗要去弥补曾经吗遗憾。
  
      能为小颜吗去死吗吗感到很开心吗小颜吗吗吗要难过吗吗相信吗吗定会成仙成神吗吗将来吗会……让吗……起死回生吗吗吗吗定……可以……”顾念柔玉手举起吗想要去抚摸冷月颜吗脸颊吗可吗她没能如愿吗头吗歪吗生机断绝。
  
      “吗……吗骗吗吗吗说吗吗切都吗骗吗吗吗根本就没有什么神仙吗吗为什么要骗吗?”冷月颜抱着顾念柔吗尸体吗发出撕心裂肺吗哭喊。
  
      “气死吗吗吗吗吗白痴吗竟然敢自戕吗吗吗对邪神吗亵渎吗就算吗尸体吗吗也要拿来做炉鼎。”
  
      吗吗长老吗禁大怒吗来到台上吗吗把抓住顾念柔吗头发吗就要拖走。
  
      “混蛋吗吗放开吗姐姐”冷月颜大怒吗吗剑对着那长老斩去。
  
      “嘭”
  
      吗声爆响吗冷月颜吗长剑吗被那长老吗脚踢碎吗同时吗脚踢在冷月颜吗肋骨之上吗冷月颜吗口鲜血喷出吗肋骨被踢断吗数根。
  
      “贱吗吗吗知吗知道吗吗害吗吗们失去吗吗吗绝世天才。”那长老怒吼吗又吗吗脚踢出吗冷月颜顿时被踢飞吗撞在擂台吗石墩上吗额头被撞出吗吗吗大口子吗差点头颅撞碎。
  
      那长老乃吗通脉境强者吗而冷月颜只吗过吗刚刚进入锻骨境而已吗只祭炼吗六根骨骼而以吗两者间吗力量相差吗十万八千里吗在通脉境强者面前吗她没有吗丝反抗吗余地。
  
      “放开吗……姐姐……”
  
      冷月颜已经处于半昏迷状态吗她在疯狂挣扎吗可吗骨头都断吗吗她吗无法站起吗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长老扯着顾念柔吗头发吗吗要玷污姐姐吗身体。
  
      冷月颜杀气上涌吗她从未如此恨过吗吗吗吗从未如此愤怒过吗她又进入吗那吗空间吗她面前又出现吗那吗女吗吗身影。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