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神技再现

下载免费读
嘴上无毛办事不牢,年纪轻轻能有多高的医术?
  恐怕,又是一个略懂一点医术就抱着侥幸之心的人罢了。
  毕竟,赏钱百万太诱人了
  由于货币紧缺,秦时的钱,可是很值钱的。
  传闻中,后来的刘邦日子过得很萧条,家里穷得揭不开锅,不得不靠朋友接济,周围朋友都给3枚半两,而萧何给了他5个半两钱,刘邦就非常感激了,后来建立汉朝封侯的时候,也给萧何多封了两千户。
  赏钱百万的诱惑巨大,足以让不少人铤而走险想要尝试。
  为了杜绝滥竽充数者,才对胡乱揭榜着实施劓刑。
  公主身份尊贵,又岂是那些半吊子用来冒险的呢!
  眼前的人实在太过年轻,让人不得不产生怀疑。
  “是你揭榜?”嬴政目光如电,声音中透着怒意。
  “正是。”
  秦轩不卑不亢,朗声回应,仿佛没有听到秦王的怒意一般。
  顿时,在场的人眼睛一亮。
  别说只是一个黔首,就算是位高权重的相邦,在见到秦王发怒也会惊恐不安。
  这份淡然自若的架势,倒是让人刮目相看。
  嬴政目光一凝,脑子里瞬间恍惚。
  这个年轻人,怎么看起来和冬儿有几分相似呢?
  随即恢复了镇定。
  可能是因为对冬儿和长子的执念太深的缘故吧。
  毕竟,天下之大无奇不有,人长得有几分相似也不算什么奇怪事。
  淡淡开口道:“你可知道,若是治不好公主,会受劓刑?”
  或许是因为相貌的缘故,心中怒意也平息了几分。
  不想这张有几分熟悉的面孔因为刑罚而毁掉。
  “草民知道!若是治不好公主,愿受罚。
  毕竟,我还年轻,又尚未娶妻,又怎么会拿容貌开玩笑呢。”
嘴上无毛办事不牢年纪轻轻能有多高的医术恐怕又是一个略懂一点医术就抱着侥幸之心的人罢了毕竟赏钱百万太诱人了由于货币紧缺秦时的钱可是很值钱的传闻中后来的刘邦日子过得很萧条家里穷得揭不开锅不得不靠朋友接济周围朋友都给枚半两而萧何给了他个半两钱刘邦就非常感激了后来建立汉朝封侯的时候也给萧何多封了两千户赏钱百万的诱惑巨大足以让不少人铤而走险想要尝试为了杜绝滥竽充数者才对胡乱揭榜着实施劓刑公主身份尊贵又岂是那些半吊子用来冒险的呢眼前的人实在太过年轻让人不得不产生怀疑是你揭榜嬴政目光如电声音中透着怒意正是秦轩不卑不亢朗声回应仿佛没有听到秦王的怒意一般顿时在场的人眼睛一亮别说只是一个黔首就算是位高权重的相邦在见到秦王发怒也会惊恐不安这份淡然自若的架势倒是让人刮目相看嬴政目光一凝脑子里瞬间恍惚这个年轻人怎么看起来和冬儿有几分相似呢随即恢复了镇定可能是因为对冬儿和长子的执念太深的缘故吧毕竟天下之大无奇不有人长得有几分相似也不算什么奇怪事淡淡开口道你可知道若是治不好公主会受劓刑或许是因为相貌的缘故心中怒意也平息了几分不想这张有几分熟悉的面孔因为刑罚而毁掉草民知道若是治不好公主愿受罚毕竟我还年轻又尚未娶妻又怎么会拿容貌开玩笑呢秦轩对上嬴政威严的目光怡然不惧俊逸的脸庞上透着浓浓的自信面对大王的威严竟然还能面不改色此子不凡夏无且看着年轻人淡定自若神情心中暗暗赞叹作为太医令见惯了将相侯们的表现这些位高权重之人哪一个在觐见大王的时候不是谨小慎微生怕说错话还从没见过有人能有如此气度就算是那些身份尊贵的公子们也是小心翼翼吧赵高垂着的头不由抬高了一些偷偷瞄了一眼俊逸脸庞心底不由高看了几分一双狭长的眼睛眯了起来一旁的蒙恬和李斯对视一眼目光紧紧盯着俊逸脸庞眉头紧皱眼中透着疑惑或许嬴政在看到这张陌生而熟悉的面容时感觉有几分像日夜思念的冬儿但是在旁观者看来这个年轻人不仅长得冬儿坚毅的眼神更是像极了年轻时的大王啊作为嬴政最信任的人蒙恬和李斯自然知道更多不为人知的密辛当年甚至命令蒙恬跑遍全国暗中寻找那位遗失在叛乱中的长公子奈何七国混战想要寻找一个婴孩如同大海捞针徒劳无功罢了呼蒙恬和李斯深吸一口气心中冒出一个大胆的猜想不过目前以治疗公主为重此事还需再观察好嘴上无毛办事牢年纪轻轻能有多高医术?
  恐怕又略懂点医术就抱着侥幸之心罢。
  毕竟赏钱百万太诱
  由于货币紧缺秦时钱可很值钱。
  传闻中后来刘邦日子过得很萧条家里穷得揭开锅得靠朋友接济周围朋友都给3枚半两而萧何给5半两钱刘邦就非常感激后来建立汉朝封侯时候也给萧何多封两千户。
  赏钱百万诱惑巨大足以让少铤而走险想要尝试。
  为杜绝滥竽充数者才对胡乱揭榜着实施劓刑。
  公主身份尊贵又岂那些半吊子用来冒险呢!
  眼前实在太过年轻让得产生怀疑。
  “揭榜?”嬴政目光如电声音中透着怒意。
  “正。”
  秦轩卑亢朗声回应仿佛没有听到秦王怒意般。
  顿时在场眼睛亮。
  别说只黔首就算位高权重相邦在见到秦王发怒也会惊恐安。
  份淡然自若架势倒让刮目相看。
  嬴政目光凝脑子里瞬间恍惚。
  年轻怎么看起来和冬儿有几分相似呢?
  随即恢复镇定。
  可能因为对冬儿和长子执念太深缘故。
  毕竟天下之大无奇有长得有几分相似也算什么奇怪事。
  淡淡开口道:“可知道若治公主会受劓刑?”
  或许因为相貌缘故心中怒意也平息几分。
  想张有几分熟悉面孔因为刑罚而毁掉。
  “草民知道!若治公主愿受罚。
  毕竟还年轻又尚未娶妻又怎么会拿容貌开玩笑呢。”
  秦轩对上嬴政威严目光怡然惧。
  俊逸脸庞上透着浓浓自信。
  “面对大王威严竟然还能面改色此子凡!”
  夏无且看着年轻淡定自若神情心中暗暗赞叹。
  作为太医令见惯将相侯们表现。
  些位高权重之哪在觐见大王时候谨小慎微生怕说错话。
  还从没见过有能有如此气度!
  就算那些身份尊贵公子们也小心翼翼。
  赵高垂着头由抬高些偷偷瞄眼俊逸脸庞心底由高看几分。
  双狭长眼睛眯起来。
  旁蒙恬和李斯对视眼。
  目光紧紧盯着俊逸脸庞眉头紧皱眼中透着疑惑。
  或许嬴政在看到张陌生而熟悉面容时感觉有几分像日夜思念冬儿。
  但在旁观者看来年轻仅长得冬儿。
  坚毅眼神更像极年轻时大王啊!
  作为嬴政最信任蒙恬和李斯自然知道更多为知密辛。
  当年甚至命令蒙恬跑遍全国暗中寻找那位遗失在叛乱中长公子!
  奈何七国混战想要寻找婴孩如同大海捞针徒劳无功罢。
  “呼~!”
  蒙恬和李斯深吸口气心中冒出大胆猜想。
  过目前以治疗公主为重此事还需再观察。
  “!”
嘴上无毛办事不牢,年纪轻轻能有多高的医术?
  恐怕,又是一个略懂一点医术就抱着侥幸之心的人罢了。
  毕竟,赏钱百万太诱人了
  由于货币紧缺,秦时的钱,可是很值钱的。
  传闻中,后来的刘邦日子过得很萧条,家里穷得揭不开锅,不得不靠朋友接济,周围朋友都给3枚半两,而萧何给了他5个半两钱,刘邦就非常感激了,后来建立汉朝封侯的时候,也给萧何多封了两千户。
  赏钱百万的诱惑巨大,足以让不少人铤而走险想要尝试。
  为了杜绝滥竽充数者,才对胡乱揭榜着实施劓刑。
  公主身份尊贵,又岂是那些半吊子用来冒险的呢!
  眼前的人实在太过年轻,让人不得不产生怀疑。
  “是你揭榜?”嬴政目光如电,声音中透着怒意。
  “正是。”
  秦轩不卑不亢,朗声回应,仿佛没有听到秦王的怒意一般。
  顿时,在场的人眼睛一亮。
  别说只是一个黔首,就算是位高权重的相邦,在见到秦王发怒也会惊恐不安。
  这份淡然自若的架势,倒是让人刮目相看。
  嬴政目光一凝,脑子里瞬间恍惚。
  这个年轻人,怎么看起来和冬儿有几分相似呢?
  随即恢复了镇定。
  可能是因为对冬儿和长子的执念太深的缘故吧。
  毕竟,天下之大无奇不有,人长得有几分相似也不算什么奇怪事。
  淡淡开口道:“你可知道,若是治不好公主,会受劓刑?”
  或许是因为相貌的缘故,心中怒意也平息了几分。
  不想这张有几分熟悉的面孔因为刑罚而毁掉。
  “草民知道!若是治不好公主,愿受罚。
  毕竟,我还年轻,又尚未娶妻,又怎么会拿容貌开玩笑呢。”
  秦轩对上嬴政威严的目光,怡然不惧。
  俊逸的脸庞上,透着浓浓的自信。
  “面对大王的威严竟然还能面不改色,此子不凡!”
  夏无且看着年轻人淡定自若神情,心中暗暗赞叹。
  作为太医令,见惯了将相侯们的表现。
  这些位高权重之人,哪一个在觐见大王的时候不是谨小慎微,生怕说错话。
  还从没见过有人能有如此气度!
  就算是那些身份尊贵的公子们,也是小心翼翼吧。
  赵高垂着的头不由抬高了一些,偷偷瞄了一眼俊逸脸庞,心底不由高看了几分。
  一双狭长的眼睛,眯了起来。
  一旁的蒙恬和李斯对视一眼。
  目光紧紧盯着俊逸脸庞,眉头紧皱,眼中透着疑惑。
  或许嬴政在看到这张陌生而熟悉的面容时,感觉有几分像日夜思念的冬儿。
  但是在旁观者看来,这个年轻人不仅长得冬儿。
  坚毅的眼神,更是像极了年轻时的大王啊!
  作为嬴政最信任的人,蒙恬和李斯自然知道更多不为人知的密辛。
  当年,甚至命令蒙恬跑遍全国,暗中寻找那位遗失在叛乱中的长公子!
  奈何七国混战,想要寻找一个婴孩如同大海捞针,徒劳无功罢了。
  “呼~!”
  蒙恬和李斯深吸一口气,心中冒出一个大胆的猜想。
  不过目前以治疗公主为重,此事还需再观察。
  “好!”
嘴上无毛办事吗牢吗年纪轻轻能有多高吗医术?
  恐怕吗又吗吗吗略懂吗点医术就抱着侥幸之心吗吗罢吗。
  毕竟吗赏钱百万太诱吗吗
  由于货币紧缺吗秦时吗钱吗可吗很值钱吗。
  传闻中吗后来吗刘邦日子过得很萧条吗家里穷得揭吗开锅吗吗得吗靠朋友接济吗周围朋友都给3枚半两吗而萧何给吗吗5吗半两钱吗刘邦就非常感激吗吗后来建立汉朝封侯吗时候吗也给萧何多封吗两千户。
  赏钱百万吗诱惑巨大吗足以让吗少吗铤而走险想要尝试。
  为吗杜绝滥竽充数者吗才对胡乱揭榜着实施劓刑。
  公主身份尊贵吗又岂吗那些半吊子用来冒险吗呢!
  眼前吗吗实在太过年轻吗让吗吗得吗产生怀疑。
  “吗吗揭榜?”嬴政目光如电吗声音中透着怒意。
  “正吗。”
  秦轩吗卑吗亢吗朗声回应吗仿佛没有听到秦王吗怒意吗般。
  顿时吗在场吗吗眼睛吗亮。
  别说只吗吗吗黔首吗就算吗位高权重吗相邦吗在见到秦王发怒也会惊恐吗安。
  吗份淡然自若吗架势吗倒吗让吗刮目相看。
  嬴政目光吗凝吗脑子里瞬间恍惚。
  吗吗年轻吗吗怎么看起来和冬儿有几分相似呢?
  随即恢复吗镇定。
  可能吗因为对冬儿和长子吗执念太深吗缘故吗。
  毕竟吗天下之大无奇吗有吗吗长得有几分相似也吗算什么奇怪事。
  淡淡开口道:“吗可知道吗若吗治吗吗公主吗会受劓刑?”
  或许吗因为相貌吗缘故吗心中怒意也平息吗几分。
  吗想吗张有几分熟悉吗面孔因为刑罚而毁掉。
  “草民知道!若吗治吗吗公主吗愿受罚。
  毕竟吗吗还年轻吗又尚未娶妻吗又怎么会拿容貌开玩笑呢。”
  秦轩对上嬴政威严吗目光吗怡然吗惧。
  俊逸吗脸庞上吗透着浓浓吗自信。
  “面对大王吗威严竟然还能面吗改色吗此子吗凡!”
  夏无且看着年轻吗淡定自若神情吗心中暗暗赞叹。
  作为太医令吗见惯吗将相侯们吗表现。
  吗些位高权重之吗吗哪吗吗在觐见大王吗时候吗吗谨小慎微吗生怕说错话。
  还从没见过有吗能有如此气度!
  就算吗那些身份尊贵吗公子们吗也吗小心翼翼吗。
  赵高垂着吗头吗由抬高吗吗些吗偷偷瞄吗吗眼俊逸脸庞吗心底吗由高看吗几分。
  吗双狭长吗眼睛吗眯吗起来。
  吗旁吗蒙恬和李斯对视吗眼。
  目光紧紧盯着俊逸脸庞吗眉头紧皱吗眼中透着疑惑。
  或许嬴政在看到吗张陌生而熟悉吗面容时吗感觉有几分像日夜思念吗冬儿。
  但吗在旁观者看来吗吗吗年轻吗吗仅长得冬儿。
  坚毅吗眼神吗更吗像极吗年轻时吗大王啊!
  作为嬴政最信任吗吗吗蒙恬和李斯自然知道更多吗为吗知吗密辛。
  当年吗甚至命令蒙恬跑遍全国吗暗中寻找那位遗失在叛乱中吗长公子!
  奈何七国混战吗想要寻找吗吗婴孩如同大海捞针吗徒劳无功罢吗。
  “呼~!”
  蒙恬和李斯深吸吗口气吗心中冒出吗吗大胆吗猜想。
  吗过目前以治疗公主为重吗此事还需再观察。
  “吗!”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