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嬴姓秦氏

下载免费读
嬴政想要呼唤的话被打断。
  转头看到李斯微不可查的轻轻摇头,神情一怔。
  恍然醒悟。
  天下刚刚大一统,看似结束了数百年的战乱。
  在看不见的地方,却暗流涌动。
  朝堂之上,以大将军赢成为首宗亲和大臣们正嚷着效仿周天子分封诸侯。
  以诸侯镇守四方,守卫大秦的天下。
  但是,这并不嬴政想要的。
  如果效仿周天子分封诸侯,等到各路诸侯壮大起来,就很难再钳制了。
  自己在位的时候,雄才大略威震天下,那些诸侯国还不敢生事。
  一旦某一任秦王势弱,必将出现诸侯国做大的局面。
  那么,秦国将步周王朝的后尘。
  天下必将再次四分五裂,回到诸侯国争雄的局面。
  嬴政雄才大略,要让大秦江山千秋万代,又怎么会分封诸侯让人分权呢。
  而且天下一统,没有了战争后,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朝堂之上。
  不少人已经开始站队,支持长子扶苏将来继承王位。
  根据礼制,立嫡不立庶,立长不立幼。
  秦王没有立后,长子扶苏自然是公认的第一顺位继承人。
  不少人纷纷投于门下,朝堂之上也有儒家大力支持。
  一旦曝出长子另有其人,被众人给予厚望支持的扶苏只是老二……。
  朝堂之上,恐怕要乱了!
  民间,各国余孽流散在外,正野心勃勃寻找时机复国。
  难免不会让别有用心之人趁机挑拨作乱。
  即便眼前真是遗失多年的长子,到底要不要公布身份也有待磋商。
  目前最重要的,是稳定。
  而且
  玉佩只能证明眼前的年轻人和长子有关联,到底是不是,还需要另行验证。
  最好的方法,就是想办法看看他的左后肩是否有一个玄鸟胎记。
嬴政想要呼唤的话被打断。
  转头看到李斯微不可查的轻轻摇头,神情一怔。
  恍然醒悟。
  天下刚刚大一统,看似结束了数百年的战乱。
  在看不见的地方,却暗流涌动。
  朝堂之上,以大将军赢成为首宗亲和大臣们正嚷着效仿周天子分封诸侯。
  以诸侯镇守四方,守卫大秦的天下。
  但是,这并不嬴政想要的。
  如果效仿周天子分封诸侯,等到各路诸侯壮大起来,就很难再钳制了。
  自己在位的时候,雄才大略威震天下,那些诸侯国还不敢生事。
  一旦某一任秦王势弱,必将出现诸侯国做大的局面。
  那么,秦国将步周王朝的后尘。
  天下必将再次四分五裂,回到诸侯国争雄的局面。
  嬴政雄才大略,要让大秦江山千秋万代,又怎么会分封诸侯让人分权呢。
  而且天下一统,没有了战争后,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朝堂之上。
  不少人已经开始站队,支持长子扶苏将来继承王位。
  根据礼制,立嫡不立庶,立长不立幼。
  秦王没有立后,长子扶苏自然是公认的第一顺位继承人。
  不少人纷纷投于门下,朝堂之上也有儒家大力支持。
  一旦曝出长子另有其人,被众人给予厚望支持的扶苏只是老二……。
  朝堂之上,恐怕要乱了!
  民间,各国余孽流散在外,正野心勃勃寻找时机复国。
  难免不会让别有用心之人趁机挑拨作乱。
  即便眼前真是遗失多年的长子,到底要不要公布身份也有待磋商。
  目前最重要的,是稳定。
  而且
  玉佩只能证明眼前的年轻人和长子有关联,到底是不是,还需要另行验证。
  最好的方法,就是想办法看看他的左后肩是否有一个玄鸟胎记。
  当年,长子刚刚出生的时候,因为后肩处有一块形似玄鸟的紫色胎记,还被认为是先祖护佑,给大秦降生了一个天选的继承人。
  如果此子的后肩处真有玄鸟胎记,那就必定是遗失的长子无疑!
  悬挂玉佩,或许还能从别的途径得到。
  但同时再后肩处有玄鸟胎记,那就是独一无二了!
  嬴政深深了看了一眼正在擦拭汗水的年轻脸庞。
  越看,越觉得眉宇间像极了日夜思念的冬儿。
  李斯急忙上前,低声说道:“大王,长公子身份非同小可,还是需要确认!”
  “嗯。”
  嬴政赞同的点了点头。
  沉声说道:“既然还需等待半个时辰,蒙恬和赵高带神医去沐浴更衣。”
  “诺!”
  蒙恬早年就追随嬴政,对王长子的事情也是了解的人之一。
  立刻会意,急忙行礼应下。
  沐浴更衣的时候,趁机观察其后背才是主要目的。
嬴政想要呼唤话被打断。
  转头看到李斯微可查轻轻摇头神情怔。
  恍然醒悟。
  天下刚刚大统看似结束数百年战乱。
  在看见地方却暗流涌动。
  朝堂之上以大将军赢成为首宗亲和大臣们正嚷着效仿周天子分封诸侯。
  以诸侯镇守四方守卫大秦天下。
  但并嬴政想要。
  如果效仿周天子分封诸侯等到各路诸侯壮大起来就很难再钳制。
  自己在位时候雄才大略威震天下那些诸侯国还敢生事。
  旦某任秦王势弱必将出现诸侯国做大局面。
  那么秦国将步周王朝后尘。
  天下必将再次四分五裂回到诸侯国争雄局面。
  嬴政雄才大略要让大秦江山千秋万代又怎么会分封诸侯让分权呢。
  而且天下统没有战争后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在朝堂之上。
  少已经开始站队支持长子扶苏将来继承王位。
  根据礼制立嫡立庶立长立幼。
  秦王没有立后长子扶苏自然公认第顺位继承。
  少纷纷投于门下朝堂之上也有儒家大力支持。
  旦曝出长子另有其被众给予厚望支持扶苏只老二……。
  朝堂之上恐怕要乱!
  民间各国余孽流散在外正野心勃勃寻找时机复国。
  难免会让别有用心之趁机挑拨作乱。
  即便眼前真遗失多年长子到底要要公布身份也有待磋商。
  目前最重要稳定。
  而且
  玉佩只能证明眼前年轻和长子有关联到底还需要另行验证。
  最方法就想办法看看左后肩否有玄鸟胎记。
  当年长子刚刚出生时候因为后肩处有块形似玄鸟紫色胎记还被认为先祖护佑给大秦降生天选继承。
  如果此子后肩处真有玄鸟胎记那就必定遗失长子无疑!
  悬挂玉佩或许还能从别途径得到。
  但同时再后肩处有玄鸟胎记那就独无二!
  嬴政深深看眼正在擦拭汗水年轻脸庞。
  越看越觉得眉宇间像极日夜思念冬儿。
  李斯急忙上前低声说道:“大王长公子身份非同小可还需要确认!”
  “嗯。”
  嬴政赞同点点头。
  沉声说道:“既然还需等待半时辰蒙恬和赵高带神医去沐浴更衣。”
  “诺!”
  蒙恬早年就追随嬴政对王长子事情也解之。
  立刻会意急忙行礼应下。
  沐浴更衣时候趁机观察其后背才主要目。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