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大秦长公子!

下载免费读
赵高垂手站在一旁,心里泛着疑惑。
  虽然此子施展了几手失传的神技,让公主的头痛明显缓解。
  可也不该得到如此厚爱啊?
  别说一个嘴角无毛的竖子,就算是扁鹊亲至,也不可能有这样的待遇。
  作为秦王的近侍,想要得到器重,就得无时无刻不揣摩上位者的心思。
  赵高眉头紧皱,始终不得要领。
  不由的,把目光投向一旁的蒙恬。
  顿时,眼睛眯了起来。
  此刻,出自将门世家,历经了战阵的猛将,竟然一脸惊骇的模样。
  就像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
  赵高眉头紧皱,循着目光望去。
  当看到刚刚跨入水中,尚在水面之上的玄鸟胎记时。
  瞳孔瞬间收缩成了针眼!
  作为伺候秦王多年的近侍,知道的远比其他人要多。
  尽管当年嫪毐叛乱时,赵高还只是名不见经传的小太监。
  独自一人在清洗叛乱台阶上的血迹,因为勤快才被秦王所看中,留在了身边。
  嬴政在祭拜冬儿的时候,总是会屏退护卫,独自一人在墓前说话。
  唯独赵高都在守在一旁,垂头静静听着。
  所以,听到了更多的密辛。
  其中,就包括那位遗失在叛乱中的真正长子。
  原本以为多年过去,那个孩子已经在战乱中死掉。
  谁想到,今日竟然再次出现了!
  这一刻,赵高终于明白区区一个黔首,能受到如此厚爱了。
  沐浴更衣只是借口。
  真正的目的,是要查看后肩处是否有玄鸟胎记!
  也难怪蒙恬会有如此惊骇的表情了。
  一直以来,朝臣们都把长公子扶苏理所当然的认为是大秦第一继承人。
  连秦王,也是把这个儿子当接班人培养。
  可是现在突然冒出一个真正的王长子来,朝堂必定动乱。
  那些已经投靠了公子扶苏的人,能甘心么?
  赵高从惊骇中缓过神来,眼珠子转溜,心思也活络起来。
  在池中的男子,必定是秦王真正的长子,这个已经毋庸置疑了。
  天底下不可能同时找出第二个在同样位置,有着同样胎记的人存在。
  那么
  按照礼制,池子里那位才是真正的秦王第一顺位继承人!
  虽然赵高被命教导秦王幼子。
  说起来,应该算是公子胡亥的人。
  但是胡亥年纪尚幼,又是最小的公子。
赵高垂手站在一旁心里泛着疑惑虽然此子施展了几手失传的神技让公主的头痛明显缓解可也不该得到如此厚爱啊别说一个嘴角无毛的竖子就算是扁鹊亲至也不可能有这样的待遇作为秦王的近侍想要得到器重就得无时无刻不揣摩上位者的心思赵高眉头紧皱始终不得要领不由的把目光投向一旁的蒙恬顿时眼睛眯了起来此刻出自将门世家历经了战阵的猛将竟然一脸惊骇的模样就像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赵高眉头紧皱循着目光望去当看到刚刚跨入水中尚在水面之上的玄鸟胎记时瞳孔瞬间收缩成了针眼作为伺候秦王多年的近侍知道的远比其他人要多尽管当年嫪毐叛乱时赵高还只是名不见经传的小太监独自一人在清洗叛乱台阶上的血迹因为勤快才被秦王所看中留在了身边嬴政在祭拜冬儿的时候总是会屏退护卫独自一人在墓前说话唯独赵高都在守在一旁垂头静静听着所以听到了更多的密辛其中就包括那位遗失在叛乱中的真正长子原本以为多年过去那个孩子已经在战乱中死掉谁想到今日竟然再次出现了这一刻赵高终于明白区区一个黔首能受到如此厚爱了沐浴更衣只是借口真正的目的是要查看后肩处是否有玄鸟胎记也难怪蒙恬会有如此惊骇的表情了一直以来朝臣们都把长公子扶苏理所当然的认为是大秦第一继承人连秦王也是把这个儿子当接班人培养可是现在突然冒出一个真正的王长子来朝堂必定动乱那些已经投靠了公子扶苏的人能甘心么赵高从惊骇中缓过神来眼珠子转溜心思也活络起来在池中的男子必定是秦王真正的长子这个已经毋庸置疑了天底下不可能同时找出第二个在同样位置有着同样胎记的人存在那么按照礼制池子里那位才是真正的秦王第一顺位继承人虽然赵高被命教导秦王幼子说起来应该算是公子胡亥的人但是胡亥年纪尚幼又是最小的公子王位于他是很难了对赵高来说为将来着想才是重中之重之前也想过抱紧长公子扶苏的大腿奈何眉眼就像抛给了瞎子扶苏对他的殷勤示好视而不见甚至对他的谄媚示好透露出了厌恶投靠扶苏的路是走不通了胡亥年幼如果不出现特殊情况根本没机会继位嬴政在世时还没什么一旦扶苏继位他的结局恐怕不会太好没想到正在愁云满面的时候竟然出现了转机若是能够先别人一步讨好这位真正的王长子将来说不定还有被重用的机会而且根据观察那位神医在池水里虽然没有做出什么举动但一直在和几名侍候的宫女聊天显得平易近人显然不是迂腐之人赵高垂手站在一旁,心里泛着疑惑。
  虽然此子施展了几手失传的神技,让公主的头痛明显缓解。
  可也不该得到如此厚爱啊?
  别说一个嘴角无毛的竖子,就算是扁鹊亲至,也不可能有这样的待遇。
  作为秦王的近侍,想要得到器重,就得无时无刻不揣摩上位者的心思。
  赵高眉头紧皱,始终不得要领。
  不由的,把目光投向一旁的蒙恬。
  顿时,眼睛眯了起来。
  此刻,出自将门世家,历经了战阵的猛将,竟然一脸惊骇的模样。
  就像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
  赵高眉头紧皱,循着目光望去。
  当看到刚刚跨入水中,尚在水面之上的玄鸟胎记时。
  瞳孔瞬间收缩成了针眼!
  作为伺候秦王多年的近侍,知道的远比其他人要多。
  尽管当年嫪毐叛乱时,赵高还只是名不见经传的小太监。
  独自一人在清洗叛乱台阶上的血迹,因为勤快才被秦王所看中,留在了身边。
  嬴政在祭拜冬儿的时候,总是会屏退护卫,独自一人在墓前说话。
  唯独赵高都在守在一旁,垂头静静听着。
  所以,听到了更多的密辛。
  其中,就包括那位遗失在叛乱中的真正长子。
  原本以为多年过去,那个孩子已经在战乱中死掉。
  谁想到,今日竟然再次出现了!
  这一刻,赵高终于明白区区一个黔首,能受到如此厚爱了。
  沐浴更衣只是借口。
  真正的目的,是要查看后肩处是否有玄鸟胎记!
  也难怪蒙恬会有如此惊骇的表情了。
  一直以来,朝臣们都把长公子扶苏理所当然的认为是大秦第一继承人。
  连秦王,也是把这个儿子当接班人培养。
  可是现在突然冒出一个真正的王长子来,朝堂必定动乱。
  那些已经投靠了公子扶苏的人,能甘心么?
  赵高从惊骇中缓过神来,眼珠子转溜,心思也活络起来。
  在池中的男子,必定是秦王真正的长子,这个已经毋庸置疑了。
  天底下不可能同时找出第二个在同样位置,有着同样胎记的人存在。
  那么
  按照礼制,池子里那位才是真正的秦王第一顺位继承人!
  虽然赵高被命教导秦王幼子。
  说起来,应该算是公子胡亥的人。
  但是胡亥年纪尚幼,又是最小的公子。
  王位于他,是很难了。
  对赵高来说,为将来着想才是重中之重。
  之前也想过抱紧长公子扶苏的大腿。
  奈何眉眼就像抛给了瞎子,扶苏对他的殷勤示好视而不见。
  甚至,对他的谄媚示好透露出了厌恶。
  投靠扶苏的路,是走不通了。
  胡亥年幼,如果不出现特殊情况,根本没机会继位。
  嬴政在世时还没什么,一旦扶苏继位,他的结局恐怕不会太好。
  没想到
  正在愁云满面的时候,竟然出现了转机!
  若是能够先别人一步讨好这位真正的王长子,将来说不定还有被重用的机会!
  而且根据观察,那位神医在池水里虽然没有做出什么举动。
  但一直在和几名侍候的宫女聊天,显得平易近人,显然不是迂腐之人。
赵高垂手站在一旁,心里泛着疑惑。
  虽然此子施展了几手失传的神技,让公主的头痛明显缓解。
  可也不该得到如此厚爱啊?
  别说一个嘴角无毛的竖子,就算是扁鹊亲至,也不可能有这样的待遇。
  作为秦王的近侍,想要得到器重,就得无时无刻不揣摩上位者的心思。
  赵高眉头紧皱,始终不得要领。
  不由的,把目光投向一旁的蒙恬。
  顿时,眼睛眯了起来。
  此刻,出自将门世家,历经了战阵的猛将,竟然一脸惊骇的模样。
  就像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
  赵高眉头紧皱,循着目光望去。
  当看到刚刚跨入水中,尚在水面之上的玄鸟胎记时。
  瞳孔瞬间收缩成了针眼!
  作为伺候秦王多年的近侍,知道的远比其他人要多。
  尽管当年嫪毐叛乱时,赵高还只是名不见经传的小太监。
  独自一人在清洗叛乱台阶上的血迹,因为勤快才被秦王所看中,留在了身边。
  嬴政在祭拜冬儿的时候,总是会屏退护卫,独自一人在墓前说话。
  唯独赵高都在守在一旁,垂头静静听着。
  所以,听到了更多的密辛。
  其中,就包括那位遗失在叛乱中的真正长子。
  原本以为多年过去,那个孩子已经在战乱中死掉。
  谁想到,今日竟然再次出现了!
  这一刻,赵高终于明白区区一个黔首,能受到如此厚爱了。
  沐浴更衣只是借口。
  真正的目的,是要查看后肩处是否有玄鸟胎记!
  也难怪蒙恬会有如此惊骇的表情了。
  一直以来,朝臣们都把长公子扶苏理所当然的认为是大秦第一继承人。
  连秦王,也是把这个儿子当接班人培养。
  可是现在突然冒出一个真正的王长子来,朝堂必定动乱。
  那些已经投靠了公子扶苏的人,能甘心么?
  赵高从惊骇中缓过神来,眼珠子转溜,心思也活络起来。
  在池中的男子,必定是秦王真正的长子,这个已经毋庸置疑了。
  天底下不可能同时找出第二个在同样位置,有着同样胎记的人存在。
  那么
  按照礼制,池子里那位才是真正的秦王第一顺位继承人!
  虽然赵高被命教导秦王幼子。
  说起来,应该算是公子胡亥的人。
  但是胡亥年纪尚幼,又是最小的公子。
  王位于他,是很难了。
  对赵高来说,为将来着想才是重中之重。
  之前也想过抱紧长公子扶苏的大腿。
  奈何眉眼就像抛给了瞎子,扶苏对他的殷勤示好视而不见。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