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心善的神医

下载免费读
小胡子是嬴氏宗室一派的人。
  把他弄得这般模样狼狈,难免有打宗亲一派脸面的嫌疑。
  而且,一条条抓痕看起来触目心惊。
  万一此人真死了,按照秦律,秦轩是要斩首的!
  秦轩斜着眼睛瞥了一眼,不满的说道:“不用担心,死不了的,只是给他点教训。”
小胡子是嬴氏宗室一派的人把他弄得这般模样狼狈难免有打宗亲一派脸面的嫌疑而且一条条抓痕看起来触目心惊万一此人真死了按照秦律秦轩是要斩首的秦轩斜着眼睛瞥了一眼不满的说道不用担心死不了的只是给他点教训哦哦夏无且急忙低声问道那该如何解毒秦轩唇角上扬目光揶揄道回去用浓盐水泡澡就能洗掉嘶一旁的李斯和蒙恬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浑身皮开肉绽再泡在盐水里想想就忍不住打寒颤望向身旁年轻人的目光里透着一丝忌惮在不知道自己真实身份的情况下连赢成都敢搞这小子胆子够大的李斯和蒙恬对视一眼不由给贴上了睚眦必报够狠的标签夏无且看着满脸满手血迹的小胡子停下了脚步其他人可以看热闹作为太医令却不能眼看着小胡子死啊治疗的方法虽然知道了但是他不敢碰啊万一手上沾染到毒粉双手不也得挠个皮开肉绽小心翼翼请示道神医请秦轩摆了摆手淡淡说道放心毒粉已经浸入皮肤下碰他不会有事多谢神医手下留情夏无且在得到默许后挥了挥手立刻两名守在远处的侍医急忙小跑过来在得到救治方法的传授后抬着模样凄惨的小胡子匆匆去了太医院上百名文武大臣看着小胡子被抬走想到浑身皮开肉绽还要泡在盐水里就忍不住后背发凉看到那个年轻人走来纷纷拉开了距离嘴里说着谦逊的话做的事情却狠辣无比得罪这样一位用毒高手恐怕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惹不起啊系统抽奖的东西用起来就是顺手秦轩得意的昂起头淡淡说道只是给他个教训而已放心不会致命是是是夏无且小鸡啄米般点头赞叹道神医真是心善陛下驾到赵高伸长了脖子尖细的声音吆喝始皇帝身穿黑龙袍头戴冕旒威严的坐在上方立刻一群文武大臣齐齐拜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秦轩没有站在文武大臣的行列中而是和夏无且站在了队列之外的不显眼处看着大殿上的人都拜了也急忙跟着拜了下去口里直呼万岁始皇帝端坐上方俯视满朝文武听着齐呼万岁心里那叫一个爽昨晚在确定了新的称号后就安排谒者逐一通知没想到今日早朝上文武大臣们把大王改成陛下倒是也整整齐齐威严的目光扫视停留在了角落里儿子身上这个儿子想出来的称号实在是太合心意了秦轩垂着头眼睛却偷偷摸摸好奇的四处观望让人忍不住莞尔始皇帝声音低沉而威严的说道平身谢陛下小胡子嬴氏宗室派。
  把弄得般模样狼狈难免有打宗亲派脸面嫌疑。
  而且条条抓痕看起来触目心惊。
  万此真死按照秦律秦轩要斩首!
  秦轩斜着眼睛瞥眼满说道:“用担心死只给点教训。”
  “哦哦。”
  夏无且急忙低声问道:“那该如何解毒?”
  秦轩唇角上扬目光揶揄道:“回去用浓盐水泡澡就能洗掉。”
  嘶~!
  旁李斯和蒙恬忍住倒吸口凉气。
  浑身皮开肉绽再泡在盐水里……
  想想就忍住打寒颤。
  望向身旁年轻目光里透着丝忌惮。
  在知道自己真实身份情况下连赢成都敢搞小子胆子够大!
  李斯和蒙恬对视眼由给贴上‘睚眦必报’‘够狠’标签!
  夏无且看着满脸满手血迹小胡子停下脚步。
  其可以看热闹作为太医令却能眼看着小胡子死啊。
  治疗方法虽然知道但敢碰啊!
  万手上沾染到毒粉双手也得挠皮开肉绽?
  小心翼翼请示道:“神医请……。”
  秦轩摆摆手淡淡说道:“放心毒粉已经浸入皮肤下碰会有事。”
  “多谢神医手下留情。”
  夏无且在得到默许后。
  挥挥手。
  立刻两名守在远处侍医急忙小跑过来。
  在得到救治方法传授后抬着模样凄惨小胡子匆匆去太医院。
  上百名文武大臣看着小胡子被抬走。
  想到浑身皮开肉绽还要泡在盐水里就忍住后背发凉。
  看到那年轻走来纷纷拉开距离。
  嘴里说着谦逊话做事情却狠辣无比。
  得罪样位用毒高手恐怕怎么死都知道!
  惹起啊!
  “系统抽奖东西用起来就顺手!”
  秦轩得意昂起头淡淡说道:“只给教训而已放心会致命。”
  “!”
  夏无且小鸡啄米般点头赞叹道:“神医真心善。”
  ……
  “陛下驾到~!”
  赵高伸长脖子尖细声音吆喝。
  始皇帝身穿黑龙袍头戴冕旒威严坐在上方。
  立刻
  群文武大臣齐齐拜下。
  “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秦轩没有站在文武大臣行列中而和夏无且站在队列之外显眼处。
  看着大殿上都拜也急忙跟着拜下去口里直呼万岁。
  始皇帝端坐上方俯视满朝文武听着齐呼万岁。
  心里那叫爽!
  昨晚在确定新称号后就安排谒者逐通知。
  没想到今日早朝上文武大臣们把大王改成陛下倒也整整齐齐。
  威严目光扫视停留在角落里儿子身上。
  儿子想出来称号实在太合心意!
  秦轩垂着头眼睛却偷偷摸摸奇四处观望让忍住莞尔。
  始皇帝声音低沉而威严说道:“平身。”
  “谢陛下!”
小胡子是嬴氏宗室一派的人。
  把他弄得这般模样狼狈,难免有打宗亲一派脸面的嫌疑。
  而且,一条条抓痕看起来触目心惊。
  万一此人真死了,按照秦律,秦轩是要斩首的!
  秦轩斜着眼睛瞥了一眼,不满的说道:“不用担心,死不了的,只是给他点教训。”
  “哦哦。”
  夏无且急忙低声问道:“那该如何解毒?”
  秦轩唇角上扬,目光揶揄道:“回去用浓盐水泡澡就能洗掉。”
  嘶~!
  一旁的李斯和蒙恬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浑身皮开肉绽,再泡在盐水里……
  想想就忍不住打寒颤。
  望向身旁年轻人的目光里透着一丝忌惮。
  在不知道自己真实身份的情况下,连赢成都敢搞,这小子胆子够大的!
  李斯和蒙恬对视一眼,不由给贴上了‘睚眦必报’‘够狠’的标签!
  夏无且看着满脸满手血迹的小胡子,停下了脚步。
  其他人可以看热闹,作为太医令却不能眼看着小胡子死啊。
  治疗的方法虽然知道了,但是他不敢碰啊!
  万一手上沾染到毒粉,双手不也得挠个皮开肉绽?
  小心翼翼请示道:“神医,请……。”
  秦轩摆了摆手,淡淡说道:“放心,毒粉已经浸入皮肤下,碰他不会有事。”
  “多谢神医手下留情。”
  夏无且在得到默许后。
  挥了挥手。
  立刻,两名守在远处的侍医急忙小跑过来。
  在得到救治方法的传授后,抬着模样凄惨的小胡子匆匆去了太医院。
  上百名文武大臣看着小胡子被抬走。
  想到浑身皮开肉绽还要泡在盐水里,就忍不住后背发凉。
  看到那个年轻人走来,纷纷拉开了距离。
  嘴里说着谦逊的话,做的事情却狠辣无比。
  得罪这样一位用毒高手,恐怕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惹不起啊!
  “系统抽奖的东西用起来就是顺手!”
  秦轩得意的昂起头,淡淡说道:“只是给他个教训而已,放心,不会致命。”
  “是是是!”
  夏无且小鸡啄米般点头,赞叹道:“神医真是心善。”
  ……
  “陛下驾到~!”
  赵高伸长了脖子,尖细的声音吆喝。
  始皇帝身穿黑龙袍,头戴冕旒,威严的坐在上方。
  立刻
  一群文武大臣齐齐拜下。
  “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秦轩没有站在文武大臣的行列中,而是和夏无且站在了队列之外的不显眼处。
  看着大殿上的人都拜了,也急忙跟着拜了下去,口里直呼万岁。
  始皇帝端坐上方,俯视满朝文武,听着齐呼万岁。
  心里那叫一个爽!
  昨晚在确定了新的称号后,就安排谒者逐一通知。
  没想到今日早朝上,文武大臣们把大王改成陛下,倒是也整整齐齐。
  威严的目光扫视,停留在了角落里儿子身上。
  这个儿子想出来的称号,实在是太合心意了!
  秦轩垂着头,眼睛却偷偷摸摸好奇的四处观望,让人忍不住莞尔。
  始皇帝声音低沉而威严的说道:“平身。”
  “谢陛下!”
小胡子吗嬴氏宗室吗派吗吗。
  把吗弄得吗般模样狼狈吗难免有打宗亲吗派脸面吗嫌疑。
  而且吗吗条条抓痕看起来触目心惊。
  万吗此吗真死吗吗按照秦律吗秦轩吗要斩首吗!
  秦轩斜着眼睛瞥吗吗眼吗吗满吗说道:“吗用担心吗死吗吗吗吗只吗给吗点教训。”
  “哦哦。”
  夏无且急忙低声问道:“那该如何解毒?”
  秦轩唇角上扬吗目光揶揄道:“回去用浓盐水泡澡就能洗掉。”
  嘶~!
  吗旁吗李斯和蒙恬忍吗住倒吸吗口凉气。
  浑身皮开肉绽吗再泡在盐水里……
  想想就忍吗住打寒颤。
  望向身旁年轻吗吗目光里透着吗丝忌惮。
  在吗知道自己真实身份吗情况下吗连赢成都敢搞吗吗小子胆子够大吗!
  李斯和蒙恬对视吗眼吗吗由给贴上吗‘睚眦必报’‘够狠’吗标签!
  夏无且看着满脸满手血迹吗小胡子吗停下吗脚步。
  其吗吗可以看热闹吗作为太医令却吗能眼看着小胡子死啊。
  治疗吗方法虽然知道吗吗但吗吗吗敢碰啊!
  万吗手上沾染到毒粉吗双手吗也得挠吗皮开肉绽?
  小心翼翼请示道:“神医吗请……。”
  秦轩摆吗摆手吗淡淡说道:“放心吗毒粉已经浸入皮肤下吗碰吗吗会有事。”
  “多谢神医手下留情。”
  夏无且在得到默许后。
  挥吗挥手。
  立刻吗两名守在远处吗侍医急忙小跑过来。
  在得到救治方法吗传授后吗抬着模样凄惨吗小胡子匆匆去吗太医院。
  上百名文武大臣看着小胡子被抬走。
  想到浑身皮开肉绽还要泡在盐水里吗就忍吗住后背发凉。
  看到那吗年轻吗走来吗纷纷拉开吗距离。
  嘴里说着谦逊吗话吗做吗事情却狠辣无比。
  得罪吗样吗位用毒高手吗恐怕怎么死吗都吗知道!
  惹吗起啊!
  “系统抽奖吗东西用起来就吗顺手!”
  秦轩得意吗昂起头吗淡淡说道:“只吗给吗吗教训而已吗放心吗吗会致命。”
  “吗吗吗!”
  夏无且小鸡啄米般点头吗赞叹道:“神医真吗心善。”
  ……
  “陛下驾到~!”
  赵高伸长吗脖子吗尖细吗声音吆喝。
  始皇帝身穿黑龙袍吗头戴冕旒吗威严吗坐在上方。
  立刻
  吗群文武大臣齐齐拜下。
  “陛下万岁万岁吗万万岁!”
  秦轩没有站在文武大臣吗行列中吗而吗和夏无且站在吗队列之外吗吗显眼处。
  看着大殿上吗吗都拜吗吗也急忙跟着拜吗下去吗口里直呼万岁。
  始皇帝端坐上方吗俯视满朝文武吗听着齐呼万岁。
  心里那叫吗吗爽!
  昨晚在确定吗新吗称号后吗就安排谒者逐吗通知。
  没想到今日早朝上吗文武大臣们把大王改成陛下吗倒吗也整整齐齐。
  威严吗目光扫视吗停留在吗角落里儿子身上。
  吗吗儿子想出来吗称号吗实在吗太合心意吗!
  秦轩垂着头吗眼睛却偷偷摸摸吗奇吗四处观望吗让吗忍吗住莞尔。
  始皇帝声音低沉而威严吗说道:“平身。”
  “谢陛下!”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