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武成侯王翦

下载免费读
在大秦,倒是没有见到官员必须拜下行礼的要求。
  如果在大街上碰到,即便擦肩而过也可以下巴望天,当没看到。
  当然
  这种视而不见的行为固然不会触犯秦律,不过肯定会得罪人!
  但是,在正式场合,就必须做足了礼数。
  可是有了皇帝的特殊恩赐就不一样了。
  以后就算去各部办事,哪怕是面对廷尉也可以不用行礼了!
  当然,出于人情世故,平等的作揖还是要的。
  在大秦,连那些公子都没有这样的待遇!
  顿时
  上百文武大臣望向那张年轻面孔的目光,不一样了。
  此人虽无官职,却简在帝心,不宜交恶!
  李斯老神在在,丝毫没有感到惊讶。
  以对皇帝多年的了解。
  除了现在不能给这个儿子身份,其他的,想要什么都会满足。
  这是皇帝对儿子的补偿,怎么赏赐都不为过。
  就算是现在封秦轩为九卿,也不会有丝毫意外。
  文武大臣们脸色凝重,对这个年轻的神医再也不敢有半分轻视。
  但是宗室一边,一个个却皱起了眉头。
  因为,他们姓嬴。
  一个来历不明的家伙竟然能得到如此特权,让他们这些宗室心里不平衡。
  秦轩垂着头,把宗室喷火的目光直接无视了。
  在决定了反驳赢成的时候,就已经有了得罪宗室的心理准备。
  不过,得罪了又如何?
  只要有皇帝罩着,谁还敢公开对付自己不成?
  得罪人无所谓,只要不站错队就行。
  在大是大非上,秦轩还是很果决的。
  “咳咳~,启~启奏陛下。”
  王翦虚弱的声音传来。
  这位老将在灭六国后,似乎完成了平生最大的心愿,表现异常低调。
  在朝堂上除非皇帝询问,否则都不会主动说话。
  平时大门紧闭,也不见客,一副无欲无求的模样。
  也正因为如此,皇帝才对他放心了。
  始皇帝神情一怔,对这位大秦的功臣也是很看重的。
在大秦倒是没有见到官员必须拜下行礼的要求如果在大街上碰到即便擦肩而过也可以下巴望天当没看到当然这种视而不见的行为固然不会触犯秦律不过肯定会得罪人但是在正式场合就必须做足了礼数可是有了皇帝的特殊恩赐就不一样了以后就算去各部办事哪怕是面对廷尉也可以不用行礼了当然出于人情世故平等的作揖还是要的在大秦连那些公子都没有这样的待遇顿时上百文武大臣望向那张年轻面孔的目光不一样了此人虽无官职却简在帝心不宜交恶李斯老神在在丝毫没有感到惊讶以对皇帝多年的了解除了现在不能给这个儿子身份其他的想要什么都会满足这是皇帝对儿子的补偿怎么赏赐都不为过就算是现在封秦轩为九卿也不会有丝毫意外文武大臣们脸色凝重对这个年轻的神医再也不敢有半分轻视但是宗室一边一个个却皱起了眉头因为他们姓嬴一个来历不明的家伙竟然能得到如此特权让他们这些宗室心里不平衡秦轩垂着头把宗室喷火的目光直接无视了在决定了反驳赢成的时候就已经有了得罪宗室的心理准备不过得罪了又如何只要有皇帝罩着谁还敢公开对付自己不成得罪人无所谓只要不站错队就行在大是大非上秦轩还是很果决的咳咳启启奏陛下王翦虚弱的声音传来这位老将在灭六国后似乎完成了平生最大的心愿表现异常低调在朝堂上除非皇帝询问否则都不会主动说话平时大门紧闭也不见客一副无欲无求的模样也正因为如此皇帝才对他放心了始皇帝神情一怔对这位大秦的功臣也是很看重的见状温和的安抚道上将军莫急有话但说无妨呼王翦呼吸沉重额头已经渗出了汗水刚刚说了一句话好像消耗了很大的力气般咬牙道咳咳老臣年事已高请告老还咚话还没说完身体一软倒在了地上父亲武成侯顿时朝堂上的大臣们都慌神了王翦履立战功在大秦军中如同定海神针一般的存在就算赢成有宗室背景对这位战功赫赫上将军也是尊崇有加这样一位德高望重的宿将突然晕倒顿时都慌了侍医快叫侍医太医令对太医令赶紧医治老将军夏无且急忙背着药囊上前蹲下身子仔细查看在把脉之后叹息说道老将军戎马一生身体留下太多暗伤气血亏损老将军的身体能撑到现在已经实属不易眼下旧疾发作恐怕神仙也难救啊王翦征战一生每逢战事必身先士卒当年始皇帝在雍城加冠嫪毐叛乱派兵攻打在大秦,倒是没有见到官员必须拜下行礼的要求。
  如果在大街上碰到,即便擦肩而过也可以下巴望天,当没看到。
  当然
  这种视而不见的行为固然不会触犯秦律,不过肯定会得罪人!
  但是,在正式场合,就必须做足了礼数。
  可是有了皇帝的特殊恩赐就不一样了。
  以后就算去各部办事,哪怕是面对廷尉也可以不用行礼了!
  当然,出于人情世故,平等的作揖还是要的。
  在大秦,连那些公子都没有这样的待遇!
  顿时
  上百文武大臣望向那张年轻面孔的目光,不一样了。
  此人虽无官职,却简在帝心,不宜交恶!
  李斯老神在在,丝毫没有感到惊讶。
  以对皇帝多年的了解。
  除了现在不能给这个儿子身份,其他的,想要什么都会满足。
  这是皇帝对儿子的补偿,怎么赏赐都不为过。
  就算是现在封秦轩为九卿,也不会有丝毫意外。
  文武大臣们脸色凝重,对这个年轻的神医再也不敢有半分轻视。
  但是宗室一边,一个个却皱起了眉头。
  因为,他们姓嬴。
  一个来历不明的家伙竟然能得到如此特权,让他们这些宗室心里不平衡。
  秦轩垂着头,把宗室喷火的目光直接无视了。
  在决定了反驳赢成的时候,就已经有了得罪宗室的心理准备。
  不过,得罪了又如何?
  只要有皇帝罩着,谁还敢公开对付自己不成?
  得罪人无所谓,只要不站错队就行。
  在大是大非上,秦轩还是很果决的。
  “咳咳~,启~启奏陛下。”
  王翦虚弱的声音传来。
  这位老将在灭六国后,似乎完成了平生最大的心愿,表现异常低调。
  在朝堂上除非皇帝询问,否则都不会主动说话。
  平时大门紧闭,也不见客,一副无欲无求的模样。
  也正因为如此,皇帝才对他放心了。
  始皇帝神情一怔,对这位大秦的功臣也是很看重的。
  见状,温和的安抚道:“上将军莫急,有话但说无妨。”
  “呼~”
  王翦呼吸沉重,额头已经渗出了汗水。
  刚刚说了一句话,好像消耗了很大的力气般。
  咬牙道:“咳咳~!老臣年事已高,请告老还……。”
  咚!
  话还没说完,身体一软,倒在了地上。
  “父亲!”
  “武成侯!”
  顿时,朝堂上的大臣们都慌神了。
  王翦履立战功,在大秦军中如同定海神针一般的存在。
  就算赢成有宗室背景,对这位战功赫赫上将军也是尊崇有加。
  这样一位德高望重的宿将突然晕倒,顿时都慌了。
  “侍医~!”
  “快叫侍医!”
  “太医令!”
  “对,太医令赶紧医治老将军!”
  夏无且急忙背着药囊上前,蹲下身子仔细查看。
  在把脉之后,叹息说道:“老将军戎马一生,身体留下太多暗伤,气血亏损。
  老将军的身体能撑到现在,已经实属不易。
  眼下旧疾发作,恐怕神仙也难救啊!”
  王翦征战一生,每逢战事必身先士卒。
  当年始皇帝在雍城加冠,嫪毐叛乱派兵攻打。
在大秦,倒是没有见到官员必须拜下行礼的要求。
  如果在大街上碰到,即便擦肩而过也可以下巴望天,当没看到。
  当然
  这种视而不见的行为固然不会触犯秦律,不过肯定会得罪人!
  但是,在正式场合,就必须做足了礼数。
  可是有了皇帝的特殊恩赐就不一样了。
  以后就算去各部办事,哪怕是面对廷尉也可以不用行礼了!
  当然,出于人情世故,平等的作揖还是要的。
  在大秦,连那些公子都没有这样的待遇!
  顿时
  上百文武大臣望向那张年轻面孔的目光,不一样了。
  此人虽无官职,却简在帝心,不宜交恶!
  李斯老神在在,丝毫没有感到惊讶。
  以对皇帝多年的了解。
  除了现在不能给这个儿子身份,其他的,想要什么都会满足。
  这是皇帝对儿子的补偿,怎么赏赐都不为过。
  就算是现在封秦轩为九卿,也不会有丝毫意外。
  文武大臣们脸色凝重,对这个年轻的神医再也不敢有半分轻视。
  但是宗室一边,一个个却皱起了眉头。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